浓浓的年味儿

今天,外面依旧大雪纷飞,隔着窗户看出去,晶莹剔透的雪花毫无章法地慢慢往下飘,但在家里一点不觉得冷,因为有暖气。

图片 1

今天要蒸馒头,我们叫蒸馍,因为蒸馍是个大工程,厨房又有点小,于是妈妈把案板搬到客厅茶几上,然后在范馍的时候发现少了放馍的篦子,于是派我去另一个家里去拿,我便脚踏着冬雪,脸迎着冬雪,哼哧哼哧地走着去了,我以为下雪天外面会很冷,于是把自己包的很严实,里里外外套了很多层,到了外面,我发现我夸张了,因为即便飘着雪,但一点也不冷,想着自己滑稽的样子,我还自拍了一张“雪中的村姑”,就这样,一来一回,我便把篦子给妈妈取过来了。

热腾腾

图片 2

图文 | 王學藝

回到家里,眼镜片一下子雾化了,完全看不见东西,爸爸把东西接去了,我便换鞋,换衣服,等我一切都收拾好,发现妈和爸俩人已经把一锅馍快蒸好了,妈妈完馍,爸爸范馍,时不时谝上几句,这一幕,我觉得特别温馨,是一种相濡以沫的又特别特别平常的小温馨,客厅很温暖,再加上摆着的馍、案板、面粉、杆秤,我突然很想把这个温馨的瞬间记录下来了,便有了这篇《蒸馍》。

想起过年就想起蒸馍。

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陕西女娃,我除了在南方独立蒸过几次包子以外,在家是没有独自蒸过馍的,最多帮妈妈打打下手,揉揉面。

年也是有地域味儿的,北方过年蒸馍的浓郁氛围,南方人是无论如何体会不到的。

图片 3

以前乡下主食平日多以杂粮为主,但过年是必须要吃白面馍的。既是对年的庆祝,也是对好日子的向往。人是吃货,吃是本能,好吃好喝于人这东西有着无限诱惑。像如今吃的和过年没什么两样了,反倒活得没了味道儿。

记得妈总是在前一天晚上就要让我们泡好酵面,一般就是上次蒸馍时候留一个馍不蒸,放到面瓮里,然后第二天再发面、和面、揉面,我们家人多,吃馍多,一蒸就是好几笼馍,那可是一大盆面,不管是和面还是揉面都是大工程,是个体力活。

年关口都会提前磨比平时多的面,过年风俗习惯是什么都不做,连蒸馍这个相对较大的活也避免。初几的那些天就讲究吃,除了鸡鸭鱼肉,馒头这个主打还是要一如既往有的,为了年的几天不过于忙活,每家都会把要吃的馍给蒸足了,人来客往的慢慢享用。

以前每到腊月二十几的时候,全村就进入了年前忙碌的准备期,扫房、蒸馍、下油锅、赶集办年货,蒸馍一般都用一整天,会蒸比平常多几倍的馍,这样过年时就很长时间不用蒸馍,那个时候我们基本都从学校回来了,一家六口从早上就开始忙碌,我们在妈妈的带领下,揉面的揉面,完馍的完馍,擀包子皮的擀包子皮,包包子的包,烧火的烧火,蒸的蒸,爸爸一般负责烧水、烧火、搭馍、揭馍,农村的家大,厨房很大,锅灶很大,烧的碳,风葫芦吹着,火呼呼地,蒸馍的笼都是大木笼,一笼蒸不少馍,一锅搭五六笼,所以那会一锅可能蒸不少馍,一般就蒸四锅馍,就够了。老爸驻守着他的阵地——灶房,抽着烟,不时给灶里填两碳锨碳。

家家户户蒸馍的气氛是热烈的。冬天里温度低,提前一天得大盆小盆把面和好。为寻找合适的发酵温度,晚上还会把面盆放到厨房煤火旁。

图片 4

二十七八吃过中午饭开始蒸馍,呼嗒嗒的风箱,轰隆隆的大火,锅底洞熊熊火焰烧得很汹。那时候每户的人口比现在多,用的都是大口径生铁地锅。

在房间的我们干的细数活,案板很大,都是按平方米算的,两三个人同时揉面都毫无压力,双手按着面团,倾着身体,一下一下地使劲揉,揉乏了,甩甩胳膊,头发散下来,随便用面手把头发攉上去,不经意就给脸上啊、身上啊,蹭些白面,也挺有意思。

图片 5

想起以前那种全家总动员干活总是感到很开心,大家在老妈的领导下各司其职,边干活边谝闲传,父母给我们讲村里的家长里短,我们给父母讲学校的各种事情,倒是现在很少有什么活需要大家一起做,就算坐在一起,也各自抱着自己的手机,各聊各的。

白皑皑

图片 6

老式麦茬编织的锅盖,那缝隙挤着热腾腾的气,厨房里再有鸡鸭鱼肉衬托,过年的气息是扑面而至。

哦,老妈已经开始给我们做花卷了,把面团擀成一张大大的圆圆的薄片,抹上油,撒上盐,花椒面,有时候还会加上一点晒开的花椒叶,再卷起来,一切,一拍,筷子一夹,就成了一朵花。我自告奋勇地夹花卷,不过老妈说我夹的时候力气太小,不行。我笑妈油倒的太多了,都溢出来了,爸说,你妈这花卷用的都是好油,我妈来一句,管它去,娃娃爱吃就买,就用。

为避免馍在箅子上拾起时粘连底部,处理它是有技巧的。馍底提前都铺有布,拿双筷子夹住布的中央一点儿拧,待衬布拧成条抽出来,馍底与箅子就分离了,也避免了直接去拿粘坏馍底。

老爸则一边负责范馍,就是把馍放在暖和的地方范起来,一边负责烧水,等水烧开了,就把已经范好的馍放在锅里,开始蒸,等到冒热气了,再蒸三十分钟就好了,一揭锅,白白的大大的馍就出来了,透过热腾腾地蒸汽看过去,馍都有一种别样的美,闻着都香得很。

馍蒸完一锅是又一锅。厨房里,院子里摊的是一片一片又一片。摊开是避免热馍间相互粘连,馍皮粘破就失去了美观,待凉下来再堆一起就没事儿了。

图片 7

屋子里到处是平铺的馍,也只有过年才这么壮观,这一幕把过年气氛渲染的淋漓尽致。

我们蒸馍除了白面馒头外,还蒸包子,各种馅的,有茄子青辣子,豆腐韭菜,地软的,还有肉包子,大油包子,不过到现在我都还没有吃过大油包子,这大概就和羊肉泡一样,我没有吃过,但是天生就觉得不想吃,还有糖包子,你们听说过包子里包糖的吗?挺好吃的,还有蒸花卷,花卷有好几种,省事的就直接切成一段一段的,要好看的就是我妈今天蒸的这种,夹成花花的,这种花卷我给我妈说,要是在外地能有这种花卷,花三块钱买一个我都愿意,再有时候还整点油坨坨、面辣子撒的,反正蛮多花样的。

吃惯粗粮的孩子一口气能吃两三个,况且还不用吃一口菜。那时的馍口感可真的好,品相是麦黄的,满口醉人的麦香味儿。你要是一把给它抓扁,松手就迅速反弹回原状。即使放上三天五天照样润泽可口,现在买的馍保证你试不出来这效果。

现在在城里,灶房小、案板小、锅锅小,今天已经蒸了三锅了,听着挺多,但一锅也就蒸以前的一笼吧,我听着爸妈在外面讨论剩下的馍怎么摆最方便,我爸还在那数着: 一、二、三、四、五、六……,听着他们俩讨论这事,真是有趣。

图片 8

呀!闻到馍的香气啦,出去拍张出锅的照片去……

忙碌碌

真是希望我们的日子就像这蒸馍的水气一样,热气腾腾,像那蒸馍的火一样,红红火火,旺旺旺!

更有意义的是蒸枣山。它有些区别于蒸馍,但又绝对是蒸馍的一个种类。蒸馍先是箅子在锅里,剁好馍坯捡起来再拿进去。做枣山箅子事先得拿出来,在案板上在把和好的面摊满整个箅子,用面坯另外附着上鱼、龙、凤等各种造型。还有做成吉庆有余、五谷丰登等字。一圈的边缘整理成花瓣状,再在中间各个部位插满红枣。

图片 9

蒸这家伙比较费劲儿,你想馍小呀,在箅子上摆放有间距,能透气儿,蒸熟用的时间就会快。这玩意儿是锅有多大它就有多大,恨不能整的越大越气派。在锅里除了边缘部分,其余处密都不透风,蒸熟它自然费火费功夫。

待熟了掀开锅盖的霎那,用一个惊艳出世,精美绝伦,匠心独运来形容都不为过。凸起那些造型宛若浮雕,是栩栩如生,活灵活现,巧夺天工。

这锅大的枣山你猜怎么玩的?它可不是即刻用来吃的,它是让人欣赏的。多数为新婚者配上松枝,山药莲藕,系上红绳,往老岳父家作为礼物送的。为防止搬破,有的还用竹竿扎成井字形托底,方便抬起来。并且,得拉着架子车才可以装下。

待凉透,大圆枣山才能立起来了,堂屋放祖宗牌位的地儿就是它的专属,看起来气派且格调,它是新年美好愿望的象征和寄托。

今天,蒸馍成了专业化和机械化,单户家庭蒸大锅馍的少了,这壮观一幕的景象也不复存在了,浓浓年味儿也就淡然了许多。

图片 10

热闹闹

本文由明仕msyz手机版发布于情感专区-情绪智力,转载请注明出处:浓浓的年味儿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