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场成全,作为二〇一两年的送别礼物

回顾2017,除了三月份约好友一起的赏樱花之外,其余假期也都没有出去走走看看,觉得今年有些许遗憾。

文|贝叶

今日约着同事一起去了昆明湖,又名瀑布公园。几经转车,中间小波折,最后顺利来到了目的地。

01.

图片 1

与李唐和平分手后,林悦逃去了首都三年。三年后,公司准备在兰城开辟新的市场,派了最得力的销售总监林悦,回来了她所熟悉的家乡。

映入眼前的是几条瀑布,水顺着高处的石子向下流去,融入碧绿色的湖水中。

兰城的机场已经增建了气派的第三航站楼,林悦紧了紧身上的风衣,觉得春寒果然还是十分料峭。早到了几个月的同事,已经将车开到了航站楼的前面。林悦吸了吸鼻子,寒风逼仄进柔软的毛细血管里,透出丝丝的凉意。

由于是冬季,空气中弥漫着几丝冷气,白茫茫的雾给远处蒙上了一层层面纱,看不清远方的风景,如梦如幻,走道上除了在跳广场舞的阿姨们,几乎无行人。

虽然林悦是本地人,但公司还是人性化地安排了一套温馨的二居室给她。同事梅子神秘兮兮地说公司送了她个神秘礼物,将包扎得像模像样的盒子往她怀里一塞,就着急忙慌地出去逛街了。

图片 2

未来将有一场硬仗要打,可能好几个月都不能休息。林悦理解部下们的心情,远远地嘱咐了句“注意安全”后,便顺手拆开了礼物。一层又一层的包裹之下,只有一个小小的方盒子,还是大红色。

好景,好心情,顿时触发了我两拍照的念头 , 之后事情你们可以想像,我们便是走走拍拍,找找角度,看那个角度拍出来好看,一发不可收拾,差点手机内存不足,~(>_<)~

林悦看得眼睛一热,小心翼翼地打开,却见里面静静地躺着一枚簇新的钥匙,和一张小小的卡片。

图片 3

“林悦,这是公司配给你的房子,希望你入住愉快。”

站在桥上,拍的对面的桥,瞬间想到一句话“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楼上看你。”出自《断章》-卞之琳。

熟悉的字眼一点点映入眼帘,林悦大笑出声,嗤笑自己总是这么自作多情。也好,要不然还得调动脑细胞,想想怎样的借口,才可以堵住那张训起人来头头是道的薄唇。

图片 4

按着卡片背面的地址找到所在小区时,已经是一个小时后。小区并不大,只有四栋楼,但楼距很宽敞,想必房子里的阳光也不会太少。想到这一点,林悦瞬间兴奋起来,甚至等不及电梯上到11楼。

瀑布的周围有许多高楼大厦,但不影响它的存在,每天陆陆续续的人来到这里,或放松 或游玩,我对着湖面大喊了几声,放肆的啊……了一大声,感觉自己整个心灵得到了一种抚慰。

坐北朝南的二居室,大大的落地窗,米白色的沙发,淡粉色的壁纸,完完全全一个小女生的闺房。进到主卧,林悦差点落泪。哆啦A梦的四件套大剌剌地躺在床上,还滚着两只胖乎乎的公仔玩具。

它像一个无声朋友一样,有时那些我们无法言语的话语,或是心中的心事都可以对着它喊一声,你会发现,喊过之后,内心平静了不少。

她长吸一口气,将脸朝下的阿狸扶正,又将笑盈盈的桃子抱在了怀里。所以,电话接通的时候,林悦就像个吃饱喝足的小老虎一样,一脸餮足,连带着语气里,都带上了一丝不轻易示人的懒意。

有时候,我们并不希望诉说这些事情,只是想要把它排解出我们的心之外,那么,这或许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赵一阳,谢谢你,我很开心。”

阳光渐暖,行人也多了起来,各处拍照的行人也多了起来,好景有时可以带给人愉快的身心体验

林悦难得示弱,对面的人却没有顺杆往上爬,只用鼻音重重地“嗯”了一声。

我们生活在电子设备泛滥的时代,可以足不出户就把衣食住行都办好,但有时我们也需要走出去,遇见不同的人,看看不一样的风景。

“给我半年时间。半年后,你来娶我,好不好?”

图片 5

林悦话说得小心翼翼,还没等到对方的回答,已经后悔起了自己的冒失。她手足无措地取下耳边的手机,准备迅速地挂断,假装自己从未打过这个电话。可是,她还没来得及摁上那块扎眼的红色,对面已经传来了低沉的声音。

17年,我要向你告别,告别今年不够好的自己,不够努力的自己,不够珍惜你的自己。告别过去的自己,接纳不够好的自己。

“好!”

18年,拥抱你,我要珍惜你的每一天,朝着自己所希望的,一步一个脚印,一步一丝努力的变成更好的自己,不负时光,莫负自己。

林悦笑得肆意,眼泪却顺着眼角细细地流进了散发着洗衣液香气的被罩里。

02.

赵一阳是上天赐予林悦的意外,而林悦此生最大的意外,是那对有着狼心和狗肺的夫妻。而打完电话心情正好的林悦,绝想不到,自己会在十分钟后的拉面馆里,碰到他们。

起先,林悦只是看到了一个空座。待端着碗走近了,才发现头对头安心吃面的鸳鸯,是李唐和罗依依。林悦觉得兰城可真小,出门吃个面,都能遇到故人。

李唐的惊愕更明显些,反应也更快,还没等林悦转身,他已经快速地接下了林悦手里的碗。林悦将烫红的手指偷偷蹭向裤腿,突然记起了第一次和李唐吃面的情形。

那时候,她才刚刚过了12岁的生日。李唐说自己当月的零花钱都拿来买书了,没钱送林悦礼物,只能请她吃碗面。两人甩着脖子上鲜艳的红领巾,走进了面馆。

林悦个子小,店里人又多,等跌跌撞撞地将面端到桌子上的时候,碗里的汤已经没剩多少,手上还被烫红了很大一片。李唐手里掰着一次性的筷子,看着快要哭出来的林悦,塞给她一张纸巾,郑重承诺。

“林悦,以后你的面我都帮你端,好吗?”

林悦听着脑海里那声脆生生的“好”,再看到眼前那双眼里带笑的眼睛,觉得自己最近真是脆弱得很。她眨了眨眼睛,看向对面言笑晏晏的女子,主动地伸了手出去。

“好久不见。”

“死丫头,三年不见,连抱一下都不愿意吗?”

罗依依嘴里说着狠话,身体却不由自主地靠了过来。林悦看着罗依依微微隆起的肚皮,释然地拥了上去。古语有“相逢一笑泯恩仇”,可他们三个人之间的恩仇,岂是一个拥抱就能泯掉的。

2011年,《失恋33天》上映,白百何一炮走红。林悦和闺蜜罗依依,生平最痛恨的,就是脚踩两只船的渣男。所以,她咬咬牙省下了两天的饭钱,买了学校大礼堂的电影券。电影不是高清,但黄小仙痛骂陆然时候的语气,还是让人觉得很过瘾。

但林悦觉得很奇怪,往常看完电影总叽叽喳喳说个没完的那个罗依依,去哪了呢?

“啧啧,真正是防火防盗防闺蜜啊,忒可怕。”

林悦不死心,边洗手上焦糖爆米花的甜腻,边用肩膀撞罗依依。明亮的卫生间玻璃里,照出来的罗依依,却惨白着一张脸。林悦以为她不舒服,收起了笑意。

“依依,你是不是那个来了啊?你等着,我马上去给你买啊。”

“没……阿悦,你别去。”

“那到底是怎么了嘛,你要急死我啊?”

“阿悦,对不起,让我冷静下,你让我冷静一下……”

林悦蹲在人来人往的卫生间门口,心里渐渐沉得发疼。罗依依是她极少数的朋友之一,也是与她性情最相投的,她怕罗依依是不是生了什么重病。于是,她开始在脑海里盘算起自己的资产,连小时候最喜欢的小猪存钱罐都没有放过。

然后,她最好最好的朋友罗依依,给她的答案却是——“我也是冯佳期”。

03.

林悦反射弧比较长,看电影的时候也主要关注在主演身上,那些个次要演员,很多时候都是记得名字,就不记得角色,记得角色,就忘记了她们的本名叫什么。

所以,她第一反应是“冯佳期是谁”?

罗依依白着脸,破罐子破摔,刚刚电影里的那个“小三”。

这下,林悦彻底反应过来了。她站了起来,跺了跺蹲麻了的脚,又回想了下黄小仙捉奸时的神情,然后狠狠甩了罗依依一个巴掌。

“我真恨不得你是得了绝症!”

说完那句狠话后,林悦便出了礼堂。郊区分校远离城市,夜晚的星空就像棉被一样,兜头罩住了天空。林悦蹲在西区田径场的草皮上,看着星星从少变多,再消失不见,分不清到底什么是现实,什么又是虚幻。

而如今,罗依依已经怀孕,林悦还是孑然一身。

温暖却尴尬的拥抱后,三个人默默地吃着简单的面条,连空气里都透着小心翼翼的味道。李唐总归是男人,吃完得最快。他默默地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林悦,用筷子将面一圈圈地绕在筷子上,然后再慢慢地卷进嘴里。

“还像小时候一样啊”,李唐心口一致,没防备便将心里话说了出来。

听完这句话,还在吃面的俩人都是一怔。罗依依最先反应过来,笑着从桌子底下伸脚踩了李唐一脚。林悦默默地看着他们夫妻打闹,乖觉地没有说话。

食不知味地吃完一整碗面后,三人俱又沉默了下来。李唐看了罗依依一眼,笑着开口。

“阿悦,你这几年过得好吗?”

“挺好的啊,你们呢?”

“我们也挺好,打算今年年底结婚。阿悦……你会来吗?”

罗依依接过了话头,看着低着头的林悦,犹豫着开口。

林悦稳了会情绪,现在已经逐渐平复,她慢慢地抬头,眼角虽还有着点点的星光,说出来的话,却无比释然。

“来啊,哥哥嫂子的婚礼,我必须来参加。”

听到林悦终于叫出了那个她以前打死都不肯的称呼,李唐的心里觉得空落落的,但面上还是笑得一派欣慰。他摸了摸林悦柔软的发顶,像安慰小时候考试考砸了的林悦那样,只当她是自己呵护了半生的亲妹妹。

寒暄的时间多在沉默中度过,等老板搓着手不好意思地说“我们要打烊了”的时候,三个人还处在刚刚互加了微信的状态。林悦不好意思地道歉,反手就想去拉罗依依,触到温热的手臂,才发现李唐早已小心翼翼地随侍在了一旁。

李唐疑惑地瞅着林悦,林悦摆摆手,继续往前走去,心里在不停地鄙视着自己那个不坑别人只坑自己的条件反射。

04.

林悦看着李唐扶着罗依依远去,落在身后的背影,是那么地相亲相爱,终于觉得,自己的那场成全,也不是全不值得。

林悦和李唐,是众人口中所谓的“青梅竹马”。但林悦的学习,一点也不比李唐差,甚至偶尔还会赶超李唐几分。情愫是在一年又一年的卷纸和竞争中产生的,双方的父母也都是极开明的家长,只一个条件——不能影响学习。

于是,两人双双考入了省会里的兰城大学。录取通知书下来的那天,林悦拉着李唐去逛公园,也就是在那个不知名的人造湖旁边,林悦主动送出去了自己的初吻。

李唐一直是个好心又温柔的人,拉着林悦的手,激动得脸都红了。两个还不到20岁的年轻人,趁着月色,憧憬起了未来美好的生活。

然而,李唐喜好古色古香的东西,林悦却觉得唯有卡哇伊的公仔,才能让小家四处都透露出温暖的气息。李唐挫败,揉着眉心,甘愿认输。沉浸在爱河里的小女生,环在喜欢的男生的脖子上,指点江山,挥斥方遒,仿佛世界都在自己的脚下。

然后,她从来没想过自己会遇到罗依依——她和李唐的劫数。

大一国庆节的时候放假7天,李唐做起实验来根本没有周内、周天的说法,更别说节假日了。所以,林悦只能自己去玩。分校在省会的郊区,距离市里50分钟的车程。湖蓝色的“大金龙”跑起来一点都不颠,但却晃得林悦头晕。

等售票员老师推醒林悦的时候,她甫一睁眼,便看到了同样迷瞪着一双眼睛的罗依依。两人均不着痕迹地抹了把嘴角的口水,像商量好似的,抢着做起了自我介绍。

“啊,不好意思,我是罗依依,法语班大一新生。”

“啊啊,我也是新生诶,不过我是汉语言的。”

都是新生,都是女生,还都这么好说话,又自来熟,还没走出校本部大门,林悦和罗依依已经交换完了两人的身高、血型、星座等等。反正都没有伴,两个人一拍即合,结成了伴向着市中心出发了。

待回到学校,罗依依便成了林悦宿舍的常客。说来也巧,学校二十几栋宿舍楼,偏偏外语院和文学院的女生宿舍,都在一个楼上。只不过,一个在西头,一个在东头。

罗依依像个粘人的小尾巴一样,林悦走到哪里,就跟到哪里,两人好得几乎形影不离。自然,很快便也认识了同样好说话的李唐。

但奇怪的是,李唐对着林悦的时候,就好言好语,对着罗依依的时候,总是会诸多挑剔。罗依依觉得不解,私下里的时候,总会对着林悦嘟嘟囔囔,表示自己着实无辜。林悦也发现了,再与李唐约会的时候,便拐着弯地想做全和事佬的名声。

“唐唐,你不喜欢依依吗?”

“没有啊,怎么这么问?”

说话的时候,李唐正一手握着林悦甜腻腻的红豆奶茶,一手提着她装着笔记本电脑的背包,一脸正直。林悦觉得头疼,明明都是性格那么好的人,怎么总是会呛起来呢。

05.

后来,林悦在翻看了十几本青春小说后才发现,20岁左右的男生,最是别扭。喜欢一个东西,偏偏要做出讨厌的姿势。而讨厌呢,则是真正的厌恶,完全不理不睬。

可那时候林悦哪懂得这些,只觉得李唐从小时候起,就像个小大人一样,能为她解决一切麻烦,以后还能为他撑起一片天。所以,对于闺蜜对男友的误解这一点,是绝对要不得的。

于是,再遇到李唐的实验观摩,林悦总会拉上罗依依。而外语院里的文艺汇演,林悦也会拉上李唐来为好友助阵。这样的次数多了,林悦明显感觉到李唐和罗依依之间的火药味淡了不少。

林悦觉得自己深藏功与名,嘚瑟地吆喝了一众朋友出去唱歌。可在包厢安静的角落,总有两束格外亮眼的光在四处搜索,但凡碰到,就会溅出一鼻子的火花。朋友里多的是通透的家伙,接二连三地推脱临时有事,借口离开。

林悦又不是傻子,自然也看到了李唐和罗依依两人不自在的眼神。可她不信!一边是照顾了自己十几年的小男友,一边是一见如故的好闺蜜,他们两人怎么可能!她拉了罗依依来唱歌,顺手切走了自己干嚎了几遍的《死了都要爱》。

当奶茶姐姐清丽的声音从音响里跳出时,林悦急忙冲过去切歌,可倒霉催的,那是最后一首。等她随便选了几首爆红街歌准备加入的时候,奶茶已经唱到了《成全》的中心小调那里。

“未必永远才算爱得完全

一个人的成全好过三个人的纠结”

林悦情急之下,按了暂停键。于是,三个人对着屏幕上那句暧昧的箴言,俱都沉默了下来。后来,李唐忙着实验收尾,罗依依去外省参加小提琴大赛,三个人再没有聚到一起过。

再后来,就是林悦拉着好不容易归来的罗依依去看电影,而罗依依告诉她,她也是冯佳期。

蹲在操场想了一晚,也哭了一晚后,林悦决定遵从奶茶姐姐的劝告,成全李唐和罗依依。

爱情最怕的就是明明不爱了,还要死命地拉扯。她与李唐那半生爱恋,虽如融入骨血般自然,但谁的爱情不是爱情,空留一副躯壳在身边,午夜梦回多冷得慌。并且,再粗糙也是女孩子,林悦并不是没有发现李唐和罗依依之间的欣赏。

罗依依一身长裙立在舞台上的倩影,迷倒了多少人,任她是个女子,都禁不住激动得发狂,何况从来爱音乐爱到了骨子里的李唐。林悦自问足够了解李唐,他做实验时,可以乖乖在隔壁看书。他兴趣上来谱了曲子,林悦也可以随时附和地赞两句好。

但知音难觅,表面上的相知,怎么也达不到惺惺相惜的地步。哎,也是意难平吧。

从这里一想,林悦倒也理解了李唐。可罗依依?怎么偏偏是她!当初,要是乖乖地窝在宿舍,不贪玩跑去市里,恐怕也不会遇见这个妖精吧。

“算了”,林悦安慰自己,“分手要趁早,就当提前成全自己吧”。

06.

天彻底大亮后,林悦无视舍友们熬得发青的眼圈,打电话约了李唐和罗依依出来面谈。两人俱都神形疲惫,林悦刷了自己的校园卡,像往常一样,买了三人份的早餐。

罗依依欲言又止,努力了很久,最终还是闭紧了唇舌,一句话都不肯先说。林悦喝着稀粥,数着碗里多出来的一个红枣,竖直了劣质的塑料筷子去戳它。枣皮很滑,林悦稍稍使劲,碗已经顺着桌沿滚到了李唐的腿上。

林悦不发一言,复又拿了桌上的南瓜粥开戳,可南瓜粥里明明没有红枣,碗还是端端地滑去了罗依依白色的棉衣。

相熟的同学,见李唐和罗依依都在拿纸巾擦衣服,纷纷从包里扯了湿巾出来援助。两人小声地道谢,目光却都定定地瞅着林悦。林悦毫不在意地一口气喝完豆浆,拿起了桌上的油条开始干嚼。

其实,她不喜欢喝豆浆,豆浆是罗依依的最爱。她更不喜欢吃油条,只有李唐那种大胃王,才需要早饭后再来根油条填补胃里的空隙。可她觉得没劲,自己都这么挑衅了,对方还不还手,真是一点意思也没有。

“你们说,人怎么突然就长大了呢?要是不用长大,该有多好。”

林悦嘴里含着油条,说话有点口齿不清,但脸上的悲伤做不得假。罗依依首先撑不住,紧绷了一晚上的神经终于崩溃,也不怕被旁边同学看见,直接就哭出了声。

“阿悦,你别这样啊。我们真的没有做任何对不起的事情,我们只是……我们只是……”

“情难自禁?”

林悦狠狠咽下了堵在嗓子眼的那块油条,字正腔圆地发问,嘴角还带着戏谑的微笑。

这下,罗依依是真的被吓哭了。林悦是谁啊?简单、天真的小女孩一个,哭就是哭,笑就是笑,何时做出过这么可怕的表情。她笃定好友定是做了了不得的决定,已经在心里将自己痛骂了千遍、万遍。

李唐看着两个因自己而陷入烦恼的女孩,心脏像个左右摇摆的秤砣一样,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他紧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像小时候那样轻轻地捏了下林悦的嘴角。然后,坚定地握上了罗依依纤瘦的手臂。

林悦看着李唐的动作,滚在眼圈里的泪珠,终于断了线一样地跌落在了油渍斑斑的餐桌上。罗依依看到林悦哭,一把挣脱了李唐,双手紧紧地抓住了林悦的肩膀。

那场沉默的谈判到底怎么结束的,林悦已经记不太清楚。但她记得,当她一个人掀了厚厚的帘子往外走的时候,干净的穿衣镜上,映出的那幅画面。

就如她从未见过罗依依那么弱不禁风的样子一样,她也从来没有见过李唐对着她的时候,露出过那种小心翼翼的神情。

爱情还是要疼一些才够刻骨吧,谁不希望被一生妥帖安放呢?

07.

一周后,鸵鸟林悦去了首都。大四的课程,已经可以自修,林悦一直没出去实习,是舍不得放李唐一个人孤单在学校里。如今,时机正好,林悦并没有理由反对。

实习的公司,一开始只是个私人的工作室,主要接一些设计上的散活做。林悦对文字很敏感,但对设计却一窍不通。老板赵一阳一开始相中的,也是林悦对文字的把控度,但她总是蔫蔫的,有点扶不上墙,一气之下便将她扔去了前台。

工作室的前台,说白了就是个打杂的。工作简单却繁琐,忙起来没个准,林悦反倒渐渐变得鲜活了起来。和同事熟起来后,再有聚会,林悦便不好意思拒绝了。

可是,林悦万万没有想到,作为老板的赵一阳也会跟着她们去音乐餐吧。她更没有想到的是,她被无良的同事们以各种名义灌醉后,竟然不小心吐了赵一阳一身。她吐完就清醒了,惨白着脸道歉,等着第二天收离职通知。

可赵一阳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主,他没有辞退林悦,只是发狠,将她调去了市场部。好在,赵一阳脑子没有完全秀逗,只让林悦从文案学起。而林悦,一学,就学到了销售总监的位置。原本的小工作室,也顺利融资成功,跻身在了全国知名企业里。

林悦是个心思单纯的人,但原则性极强。她也不知道赵一阳是什么时候对她上了心的,反正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公司里的人已经开始对着她们俩窃窃私语。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林悦遭了李唐和罗依依那一波,早已对所有的感情绝缘,除了父母,不肯跟任何人深交。所以,哪怕赵一阳再暗示,她也无动于衷。

可赵一阳分析人分析得不错,虽然扎心,但化脓的伤口只有彻底消毒,才能慢慢好起来。

那时,他们都喝了酒,有点微醉。人不清醒的时候,情绪也会变得格外脆弱。所以,当林悦毫不设防地讲完自己那段心伤后,赵一阳微眯着眼睛,似笑非笑地下了论断。

“啧啧,看不出来,你还挺心狠手辣。”

林悦急了,“我哪有”!

“你就那么一走了之,他俩就是再没良心,这辈子也没戏!”

“我留了信的……”,林悦嗫嚅。

“诀别信?”

“没有……刘若英的歌词,《成全》。”

听完林悦的话,一向冷硬的赵一阳,竟弯了弯嘴角,哼出了熟悉的旋律。

“看着你和她走到我面前

微笑地对我说声好久不见

如果当初没有我的成全

是不是今天还在原地盘旋……”

林悦看着专心唱歌的赵一阳,回想起仿若枷锁般拷住了自己的往事,禁不住泪流满面。

一个月后,赵一阳突然提议在兰城开辟新的市场,派了最得力的干将林悦,去解开那最后的丝线。

在李唐和罗依依的婚礼上,林悦和赵一阳携手入席,厚厚的礼金红包上,浅浅地印着一行祝福语:祝你们平安喜乐、一生顺遂。

End.

本文由明仕msyz手机版发布于情感专区-情绪智力,转载请注明出处:这一场成全,作为二〇一两年的送别礼物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