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边风月,风浪女子监狱

简介:因为被女人陷害,警校成绩第一的我却被分配到了女子监狱,我本想先在那里待上一段再伺机发展,可万万没想到,我却在那里遇到了。。。

简介:五年前的秋天,当蓝语第三次撞上自己的闺蜜安洛溪和一个年纪足以当她父亲的男人从宾馆里走出来的时候,安洛溪是这样求她的。   第一次,安洛溪是为了一个LV的手包。   第二次,安洛溪得到了一条闪耀无比的钻石脚链。   第三次,安洛溪想要买最新的苹果手机。   她信了安洛溪三次,信安洛溪不是真的虚荣、拜金、泯灭了良知,可是秋天还没过完,安洛溪就给她的男朋友凌云写了一封长长,长长的介绍信。   将她——蓝语介绍给凌云。   而后,那个还穿着校服的女人,就此,消失的无影无踪!

第1章 衬衣下的风景

第1章 要命

我从来没想过,在警校中各项成绩都是第一名的我,竟然会被发配到女子监狱...

 “蓝语,求求你,不要将我做援交的事情告诉凌云,你不是喜欢凌云吗?我知道你很喜欢凌云的,你肯定会不忍心他伤心难过的……”

这一切的原因,都因为站在我面前的这个女人。

 “蓝语,我是你最好的朋友,你不会希望我成为人人唾骂的人的,对不对?”

这女人长相美艳,雪肤桃腮,尤其是那一双笑起来如一弯新月一般的大眼睛,随便一眨,就可以让无数男人为之倾倒。更别说那火爆的身材,就连宽松的制服都无法掩盖,活活被她撑起了S形的曲线。

 “我答应你,蓝语,这一次,我真的答应你,我再也不会跟那些男人去约会了!”

可是,她现在的脸色却不大好看,她细细的眉毛立着,冲我喊道:“苏叶,你最后回答我一次,你到底答不答应跟我在一起!”

 五年前的秋天,当蓝语第三次撞上自己的闺蜜安洛溪和一个年纪足以当她父亲的男人从宾馆里走出来的时候,安洛溪是这样求她的。

我的嘴角不屑的撇了撇:“柳心诺,就因为这个,你就把我的申请志愿给投到了女监?”

 第一次,安洛溪是为了一个LV的手包。

“是又怎么样!”柳心诺理直气壮的说。

 第二次,安洛溪得到了一条闪耀无比的钻石脚链。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是啊,那又怎么样...

 第三次,安洛溪想要买最新的苹果手机。

作为司法部高官的独女,在她这个大小姐的眼里,将我的申请志愿换个地方,可能是再小也不过的事情了,也许就跟踩死路边的蚂蚁差不多,都是可以转瞬既忘的事。

 她信了安洛溪三次,信安洛溪不是真的虚荣、拜金、泯灭了良知,可是秋天还没过完,安洛溪就给她的男朋友凌云写了一封长长,长长的介绍信。

但是。

 将她——蓝语介绍给凌云。

对我来说呢?

 而后,那个还穿着校服的女人,就此,消失的无影无踪!

对我这个从小城市一步一步凭着自己努力走到今天的小人物来说呢?

 一年后,没有婚礼,没有鲜花,没有戒指,她嫁给了凌云。以为是终于有机会抓住自己做梦都想要得到的幸福了,却没想到,只是被迫承受凌云滔天的怒火和残忍的逼供!

那就是我能改变自己命运的唯一方式!

 她爱他,所以将那么肮脏的真相,一瞒再瞒。

那就是我这十几年来不懈努力的最终目标!

 她爱他,所以不管他怎么折磨她,都咬牙坚持下去。

那就是我的命!

 她爱他,所以即便承受全世界的唾骂,都对他不离不弃。

我上的学校是国内最好的一所警校,我在校四年,没有一天懈怠,散打、射击、侦查...无论是哪门课程,我都是第一!更别说我连续拿了四年的一等奖学金,就连没什么人在意的驾驶课,我都是第一个过的。

 直到……安洛溪俏生生的回来,而凌云为了安洛溪,要她和孩子两条命!

到了毕业时候的这次内部公务员考试,我更是以笔试面试双第一的成绩,遥遥甩开第二名十多分的差距!

《无边风月*》**已经在【人生小说】连载完,回复书号:20093,阅读全文。***

满分一百分的公务员考试,别人连七十分都不敢奢望,我直接考到了九十!

第2章 跪下,道歉

我已经计划好了,我报名的时候会直接选择云州省司法厅,等级别升上去之后,再下放到检察院,这样可以最大限度的实现我的目标,维护我心中的正义,同时也可以改变我以及我家人的命运...

 凌晨两点,蓝语接到凌云的电话,电话那边,一片嘈杂。

但是现在,这一切都变成了梦幻泡影...

 “马上滚过来!”男人的声音毫无半点温柔,只有阴冷的命令。

一个男人去女监,还是最基层的女监,能做出什么成绩?我的抱负,我的梦想,就这样随风飘散了...

 蓝语还没来得及说话,电话已经被挂断了。

“你是不是疯了...”我看着柳心诺,喃喃道。

 随即,属于QQ分类中“特别关心”的消息铃声响起,一条定位被发了过来。

这句话好像刺激到了她,她疯了一样的冲着我大喊:“对,我是疯了,我疯了才会喜欢你这么久,疯了才会为你做这么多事情!”

 蓝语看了一眼定位:Lose Demon酒吧(迷失的恶魔酒吧)。

“我跟你说过多少次,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她从床上爬起来,穿好厚实的衣服,迅速的花了一个得体的淡妆,以最快的速度赶到酒吧。

柳心诺的脸色唰的变了,她歇斯底里的大喊:“就是那个元语薇?她哪里比我强?她不就是长得漂亮身材好么,我就比她差?”

 推开包厢的门,凌云坐在正中间,两个打扮的性感妖娆的陪酒女一左一右的坐在他的身边,浓郁的酒味和脂粉味儿往鼻子里乱窜,蓝语忽然觉得胃里面一阵剧烈的翻涌。

说话间,她用力的将自己的制服扯开,我这才发现,在她的制服下面,竟然是一丝不挂。

 她强忍着这种不适,走到凌云的面前,温和的说:“老公,车子我开过来了,我们回家吧?”

女儿家最隐秘的部位就这样暴露我面前,那美好的弧度正在微微的弹动着,充分显示着她惊人的弹性。

 “老公?美女,你喊谁老公呢?”坐在凌云左边的女人笑着说:“今儿坐在这包房里的老板们,可都是老公呢!”

“你睁大你的眼睛看看,我比她强多了!元语薇让你碰过么,你们谈了三年恋爱,她跟你睡过么?没有吧!你要是答应我,老娘现在就跟你出去开房!”

 说着,她还故意在凌云的脸上印下一个鲜红的唇印:“是吧?老公~”

望着那具青春诱人的身体,要说我没有一点反应是不可能的,对于毁了我前程的柳心诺,我应该恨她,可是她现在这个样子,我又怎么能恨她?本以为这几年的爱恨纠葛已经磨平了她的感情,我却没想到,她用了最极端的方法来逼迫我。

 蓝语这才注意到,包房里还有另外的两个男人。

柳心诺胸口剧烈的颤动着,而那对饱满也随着她的动作荡出层层的波纹。

 她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很快又舒展开来,很平静的说:“对于你们这种一条玉臂万人枕的女人来说,自然是有很多老公的,但我的老公就只有一个!”她的手指向凌云,神情那么认真,那么坚定!

我叹了口气,抬步向门口走去。

 “你……你这个女人,你怎么骂人呢!”那个陪酒女却忽然站了起来:“你这话里面的意思,是在说我是个婊子吗?”

“你站住!”

 “这是你说的,我可没说,”蓝语淡漠的说:“不过,你说的是实话!”

当我与她擦肩而过的时候,柳心诺声音颤抖的喊道,我转头看过去,她那张勾魂夺魄的脸颊上,已经是满脸泪花。

 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她蓝语深爱的男人,她不会让任何人欺负自己。

“你要是现在出去,我就叫强奸,我要告你强奸我!”她努力的昂着头,紧紧咬着嘴唇,维持着自己的情绪,但是我知道她的内心中早已是千疮百孔。

 “老公,你看她!”那陪酒女气的脸色发青,转过身去向凌云撒娇、告状。

再次叹了一口气,我慢慢的将我的制服衬衣脱了下来,露出线条分明的肌肉。

 “跪下!”凌云的视线终于落到了蓝语的脸上,他半眯着眼眸,吐出冷漠无情的两个字。

我走了过去,将衬衣披在她身上,那手指不小心的在她的皮肤上蹭了蹭,感觉如同绸缎一般,完全感受不道任何阻力。

 “你说什么?”蓝语的脸色霎时间变得惨白无比,她根本没说什么,可是他却要她向一个婊子下跪?

“别作践自己。”我轻声道。

 “蓝语,五年了,你还是这么虚伪,明明,听的很清楚不是吗?”凌云冷冷的说:“我让你跪下,向溪溪道歉!”

刚刚一直没有哭出声音的柳心诺,却在我这句话说完之后哇哇大哭起来,我的衬衣是一八五的,而柳心诺身高一六五,衬衣套在她身上却有一种别样的性感。

 蓝语的心像是被针扎一样的疼,原来,这个陪酒女,叫溪溪。

我不想再看,那总让我产生一种对不起元语薇的感觉,心情复杂的转过身,我就这样裸着半身出了门,我知道这样肯定会有风言风语传出去,以前我为了自己在学校的完美形象可能还会注意这些,但是现在,即将去女监的我,还有什么好在意的。

 只要与安洛溪有任何联系的人,都比她蓝语高贵,这一点,她嫁给凌云之后的每一天,都清楚的铭刻着。

“呜呜呜...”柳心诺的哭声自后面传来:“苏叶...求你...别走,只要你答应我,我现在就把你的档案拿回来...”

 “扑通”一声,蓝语结结实实的跪在了地上,但是她的腰板挺的很直,一双清澈透亮的眼睛泛着泪光,却一眨不眨的盯着凌云。

“你就这么狠心?”

 似乎没想到蓝语真的会这儿乖的跪下去,包房里所有人都愣住了。

“呜呜...你以为元语薇是什么好东西,你以为她会一直陪在你身边?别做梦了!”

 气氛,诡异的沉默。

我霍地转过头,双眉如剑一般挑起,冷声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哈哈哈,凌总,我服了!凌总果然驯妻有方!”坐在左边沙发上的男人忽然笑着开口。

柳心诺满脸泪痕,她愤愤的咬着粉嫩的嘴唇,不屑道:“你自己去她寝室看看不就知道了!”

 “还是凌总有福气,娶了这么个乖巧听话的好妻子,不像我们家那个母老虎……”坐在右边沙发上的男人也说了话。

我立刻转身向外跑去,心中慌的像是长满了草。

 屈辱、卑微、苦涩、委屈……各种情绪涌上来,却再一次被蓝语努力的压下去,她站起来,继续问:“现在,可以跟我回家了吗?”

“你敢,你敢离开这里!”柳心诺的声音再度拔高:“你今天要是踏出这个门,我就让你一辈子留在那个鬼地方!”

 “回家?呵~”凌云讽笑了一声:“我可不是叫你来接我回家的,今天我心情好,暂且放过你这个贱人!我喝的有点多了,接下来,你陪王总和钱总喝酒!”

我站定了身形,微微侧过头,看着地上半跪着的柳心诺,她双手拉着衬衣的下摆,中间一条雪腻的沟壑明晃晃的亮在外边。

点击阅读更多。。。。。。。。。。。。

她见我站住了脚步,眼睛突地亮了,那是一种摄人心魄的希冀。

“随便!”我淡淡的说了一句,转身推开了门,大步的跑了出去。

“苏叶,你这个混蛋!”

柳心诺的哭声远远的传过来,我却根本无暇理会,现在我的心已经飘到了元语薇那边,为什么柳心诺会说那样的话,元语薇到底怎么了...

《风云女监*》**已经在【人生小说】连载完,回复书号:20097,阅读全文。***

***第2章 永远踩在脚下


甩开腿狂奔在校园里,我吸引了无数的目光,这也是难免的,任谁不穿上衣这么狂跑,也会有无数人关注。

只不过,除了目光之外,那传来的窃窃私语声,让我更加的心烦意乱。

“那男的谁啊,好帅啊,肌肉好有型!”

“他你都不认识,苏叶啊,总分第一甩第二名二十多分的那个,不过他竟然报了女监。”

“啊,那么好的成绩,为什么啊?”

“你说为什么,女监能有什么啊,不就女人么!”

“真变态!”

类似的话不断的响起,我却已经完全无暇顾忌。

我手里拿着电话,不断的拨打着元语薇的号码,但是那头永远都是一个冰冷的声音。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我满脑子都是元语薇,根本没办法去想其他,她为什么会关机,她是不是碰到了什么事情...

五百米的距离,我只用了一分多钟。

到了女生楼底下,我埋头便要往上冲,根本不管旁边女生的惊叫。

但是我的行为却被大妈喝止了,宿管大妈那两百多斤的身材往楼道中间一卡,我根本冲不上去。

“你眼瞎啦,这里是女寝,你来这里干嘛,赶紧走远点!”

大妈的眼神不断的在我露在外面的胸肌上打转,说出的话还算客气,最起码还没有骂人,要是换了个别的男生,大妈估计就直接上拳头了。

“大姐,我想见见我女朋友,她就在楼上322,她叫元语薇,你能帮我喊她一下么?”我焦急的看向大妈说。

“啧啧,你们这帮年轻人啊,就是太着急,至于饥渴到这个程度么?”大妈转头去房间里拿起电话,按通了322的号码。

这时,我的背后忽然响起一个弱弱的声音。

“苏...苏叶?”

我机械的转头看去,看到一个长着苹果脸蛋的女孩儿,这个女孩儿我很熟悉,她叫宁静雅,是元语薇的室友,也是她的好朋友,在这几年跟元语薇的交往中,我们经常一起出去吃饭逛街,我能感觉出来,她对我也有那种意思,不过碍着元语薇的关系,她一直没说出来罢了。

“静雅,你看到语薇了么?”我慌忙的抓住宁静雅的双肩,问道:“我找不到她了,手机也打不通!”

宁静雅白皙的苹果脸上浮起一层淡淡的晕红,我这才注意到她似乎是刚洗完澡,头发上还残留着水珠儿,可能因为在女寝楼的关系,她只穿了一个吊带,我这么一抓,正好抓在了她的肩带上,顿时大片的白腻和一道深沟就出现在我的眼前,而且我似乎看到了她胸前那两个清晰的凸起。

我赶忙像被烫过一样将手松开,带着歉意的说:“不好意思,我不是有意的。”

宁静雅的脸更红了,她抬起头,仿佛在鼓起勇气,随后她结巴着说:“没...没关系,我不介意的。”

我对她这近乎表白一样的话完全无动于衷,只是焦急的问:“静雅,那个语薇...”

她忽然变得有点疑惑,问我说:“语薇没跟你说么?”

“说什么?”我更加奇怪了。

“她出国了啊,昨天晚上就走了。”

出国了?昨天晚上?

怎么可能!

我顿时傻了,她从来都没跟我说过啊,怎么就突然出国了呢?

“语薇都准备好久了啊,有半年了吧,我以为你知道的呢...”

那一瞬间,我的世界好像被关上了灯,只剩下一片黑暗。

半年了...她已经准备了半年...

柳心诺知道,宁静雅知道,全世界人都知道!看来也只有我一个人不知道吧...

我他妈真是个傻逼...

跟元语薇在一起三年,我想过无数次我们未来的生活,我这么努力这么拼命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我不想委屈了她。

这三年里,跟我明里暗里表白的女生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可是我从来都没有正眼看过别人一眼,我从来没有想过,这辈子会跟别的人在一起,我认定了她,那就是她了。

我甚至连如何求婚都设计好了,就等一毕业就跟她求婚。

也许她从来没把我当回事吧,她说她信天主教,禁止婚前性行为,OK我理解她,就算我憋的再怎么难受,我都是自己解决,连出去找小姐都没有过,我那帮哥们都笑我傻,我说你们不懂,你们这帮只用下半身思考的人,根本他妈不知道什么叫爱情!

可是现在想想,我他妈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大傻逼!

只有我才不懂什么叫爱情!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的女寝楼,模糊中感觉宁静雅好像特别焦急的跟我说了什么,还想跟在我身边,被我挥手赶

跑了。

在寝室里面一趟就是三天,任谁跟我说话我都没理会,这三天我水米未尽,我感觉自己差点死了。

直到第四天早上,我才稍微意识到了自己的存在。

挣扎着爬起来,我想去食堂弄碗粥喝,要是再这样下去,可能就真的死了。

在出门的时候,我又意想不到的遇到一个人。

周洋,我在学校里的死对头,或者说,一直被我压了一头的人。

他也是官宦子弟,极有背景,奈何他的能力确实不如我,所以四年里,我处处都踩他一脚,他也多次公开表示跟我势不两立,但我从来都当他是跳梁小丑,不足为惧。

但是现在,情况恐怕是反过来了。

他比我稍矮一点,但也有一米八多点,他很壮,但是拼实战的话却不是我的对手,在散打课上我曾经打的他进了医务室,但那是正式的比赛,所以他也没办法说什么。

他慢慢的向我走过来,脸上带着一丝胜利者的笑容,讥笑着说:“这不是我们的状元苏叶么,怎么样,听说你马上要去女监了,好好干啊,哥们在司法部等你,哈哈哈!”

周洋的成绩被我甩了将近三十分,但是因为家里的运作,他直接进了部委。

我懒的理他,拖着软绵绵的脚步向前走。

见我这个样子,他笑的更欢实了,那一脸褶子跟京巴似的。

“啧啧,听说女监都是美女,你可得挺住啊,别弄个肾虚啥的,不过也不一定,听说你吃素,跟元语薇谈了三年,连碰都没碰她?真是够可惜的,元语薇那腰、那屁股,可是极品啊,现在要便宜别人喽,哈哈!”

“艹!”我眼睛一红,一个直拳就闷了上去,可是三天没吃饭的我,这个直拳却连平时十分之一的威力都没有。

周洋轻松的躲开了我这一拳,他轻蔑的撇撇嘴,不屑的说:“瞅你这个吊样,我都懒得搭理你,现在我跟你的身份不一样了,以后你连我屁股后面的灰都吃不着,好好去你的女监玩姑娘去吧,傻逼!”

他在地上啐了一口,转身离去,而我看着他的背影,拳头慢慢的攥了起来,那拳头越攥越紧,最后指甲都狠狠的扎进了肉里!

我之前的迷茫、不忿、恐慌、悲痛全部一扫而空,现在剩下的只是心中那团熊熊的火!

我暗自发誓,我一定会努力,不管用什么手段我都会向上爬,就算在女监,我也要混出个样儿来,像周洋这种货,永远是我踩在脚下的垃圾!

点击阅读更多。。。。。。。。。。。。

本文由明仕msyz手机版发布于情感专区-情绪智力,转载请注明出处:无边风月,风浪女子监狱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