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精选,两份错送的报纸

两份送错的报纸(小小说)

■ 祁晓林

        “奇了怪啦,这是谁家的报纸呢?”周老头一边签字收下邮递员送来《苍梧晚报》,一边心里又嘀咕着。元旦过后,每天上下午两次,都有邮递员来敲门送报纸。上午送的是《苍梧晚报》,下午送的是《江苏工人报》。

  《文艺生活(精选小小说)》2004年第9期  通俗文学-新人新作

        周老头退休前是公交车驾驶员,上班时没时间看报纸,退休后也没有看报纸习惯。去年底,他老婆去苏州帮女儿带外孙后,只剩他一人看家。他舍不得走,不仅因为离不开家里养的小猫小狗,关键是他好抽烟,又怕“二手烟”影响外孙健康。他平时也不看报,开了一辈子车,眼睛花了,也看不清报纸那些芝麻大的字。再说,现在报纸上也没有什么连载小说刊登了,都是广告多,也没什么意思。

  一条水渠自西向东,始终就这么流着。

        这两份报纸送到他家时,他一直认为是不是小区谁家订错了,还跟人家邮递员核实多少回,耽误了邮递员不少时间,后来他索性也不辨解了,来了报纸他就收下,每张都叠整齐放好,他想等人家找来了,好还给人家,反正他也没看。没看过的报纸,对于想看报纸的人来说,都是新的。周老头是这么认为,就是人家订报纸那家人找上门,也不好讹他。

  水渠南北两侧各有一块地。南边的地地势高,北边的地地势低。

        自从家里每天有人两次送报纸来,周老头每天好象生活有规律了。不再象老婆在家那会儿,想多会起床就多会起床,想什么时候吃饭就什么时候吃饭。现在不行了,早上7~9点必须在家等上午送来的《苍梧晚报》,所以他早上要早起出门溜狗,再顺便买些早点和中午吃的菜,7点之前必须回家,还要抓紧吃完饭、洗刷干净地等候拿报纸。下午也同样安排的很紧凑,睡过午觉大约3点4点30分之间,报纸肯定送到。收过报纸,他又要去溜狗了,再顺便买些馒头或大饼,晚饭后看看《新闻联播》和天气预报,一天就这样轻轻松松、规规规矩矩进入梦乡。

  地势高的地属漏沙地不保水,地势低的地属半胶泥地渗水慢保水性好。

        自从有了这两份不知谁家订的报纸,周老头的生活很有规矩了,人也精神了,就连小狗也因为每天按时出门,欢快多了。但是让周老头感到希奇的是,以前女儿每个周末打电话来,都是简单问候一下身体情况,就没有什么话说了。现在每次还会多问一些莫名其妙的事,让周老头很奇怪,连云港某某小区发生的事,她在苏州怎么知道的?他刚刚下午溜狗听讲的事,到了晚上老婆也会打电话来问。现在每次打电话没有个把小时,还说不清楚呢。有几回,周老头也提到过这两张报纸的事,老婆和女儿都好象不怎么关心,只是让他把报纸收齐了,一份不差保管好,说防止丢失。

  南边树多大半地的阳光被遮住了,北边树少阳光充裕。

        也是自从有了这张报纸,家里亲戚中有什么红白事要去出礼,周老头也是快去快回,酒也少喝不少了,自己担心喝多了,会耽误回家等报纸,亲戚们都说周老头变了,变的有精神了。日子一天天这样过去,报纸一天天按时送到,两位送报的邮递员,也与周老头熟悉了。周老头也知道了为什么两张报纸还分两人送。《苍梧晚报》是连云港地方的,属《连云港日报》社自办发行,送报纸是报社自己人。《江苏工人报》是南京出的报纸,是邮政局送的报纸。

  整个村子坐北朝南,高房子在前,矮房子在后。

        送报纸的两位投递员也与周老头熟悉后,每次送报纸来,都在楼下喊:“302周老师,报纸来了!”因为这幢楼只有周老头一户有报纸,投递员也不着急下一家,每次都等周老头下楼来取报后再走。有一次周老头在卫生间没及时出来下楼取报,《苍梧晚报》那个小哥在楼下喊多少声不见周老头答应,就跑上楼敲门,直到周老头解完手开门出来取报,弄的送报小哥吓一身冷汗。他说看到周老头一直没应声,心里很担心,因为正好那天报纸上刊登一则消息,说苏州有两老人,儿女不在身边,两人死在家一星期无人知晓。为此,送报小哥又专门向周老头要了家里电话号码,说防止他在楼下喊楼上听不到。

  高房子是村长家的,矮房子是大全他们家的。

        转眼间,春节要到了,周老头的老婆提前回来了,女儿一家要到放假才能回来。他老婆将那一叠叠报纸,分开捆好装进纸箱,送到储藏室保管起来了。她还叮嘱周老头继续一份一份按时收好,只说就当发挥点余热,为人家做一件好事,等有人来找再还给人家。春节女儿一家回来了,周老头的生活除了每天按时起床、按时溜狗就是按时收报纸,没有太多变化。不过女婿的变化,还是引起了周老头的反感。他每次拿上来报纸,那女婿都要翻看一会,好象在找什么东西一样。本来女婿看看报纸也属正常,现在年轻人都是手机不离手,他想看报纸也正好放下手机,看到一些有趣事、突发事,女儿都让他读给全家听,也让周老头知道了不少地方新闻和外头的事。可是唯一不放心的是,年轻人看完报纸,随便一放,弄得周老头每天都要一份一份找齐叠好,总是担心他把人家报纸弄脏弄丢了。有好几回看到女婿要用报纸垫桌面,周老头都一把拿过来:“不要浪费报纸!”弄的女儿很尴尬,想要说什么又往往被女婿暗示止住了。

  大全跟村长的儿子一般大是同学,大全的成绩好,村长儿子的成绩不好。

        过年后,周老头的老婆又随女儿女婿一家去苏州了,他的生活又恢复了节前的规矩,每天按时做着同样的事情,那报纸到手后,他也喜欢翻翻看看,遇到什么有趣事、突发事,溜狗时也讲给别人听听,与女儿和老婆她们打电话时,也能讲多少个故事,通话时间越来越长……写到这里,我抬头望着镜子里的自己,这个周老头也应该与故事中的周老头一样幸福。都说养老是个社会问题,如果按照我故事中为儿女不在身边的老人订两份报纸,等于一年花两张报纸钱,每天有两人免费上门帮看望一下老人,多少也能解决一些老人的孤独感,增加一些安全感。大家说说,这个方法可行吗?

  大全家没有钱。

(连云港周承君/初稿于2018年元月14日家中)

  大全爹看北边的地种上了沙枣树苗大全爹也种,他听说后山要退耕还林,明年需要大量的树苗。

  大全和爹一起种。翻地,耙地,耧沟,撒种,累得浑身酸痛。

  北边村长和他儿子双手插腰站在渠邦上居高临下,他们那点地是不须自己动手的,帮着种的人很多。

  大全爹压低声音说,狗日的当官就是好。

  大全说,爹以后我也当官当大官。

  大全爹就笑了,说种子撒匀点明年多收些树苗供你上大学。

  南边的地地势不好但大全爹精悠得好,沙枣树苗出苗齐全长势良好。

  北边的地地势好但人手太杂,浇水太勤苗淹黄了,锄草粗心伤根了,肥料太多烧苗了。

  所以北边的苗长不过南边的苗。

  村长找到大全爹说你帮我一起精悠,明年我一起把你的处理了省得你找销路。大全爹满口答应。

  快高考了,村长儿子找到大全说,你帮我补习功课,到时叫我爹给你安排一份好工作。大全不吭声,爹瞪他一眼,大全便答应了。

  浇水,施肥,锄草。渐渐地两边的树苗长得一样好了。

  上学,放学,补习。渐渐地村长儿子的学习和大全一样好了。

  只是树苗的长势真的是一样好,而村长的儿子的成绩和大全的未必一样好。

  大全相信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有不怕。

  村长儿子相信学好数理化不如有个好爸爸。

  卖苗了,北边的全部卖出去了,连最小的都5角钱一棵。南边的一棵也没卖出去,村长说后山的树苗够了。大全爹气得憋红了脸,但当着村长的面还赔着笑脸说没事没事。

  高考了。大全考上大学但没去上,因为没钱去了城里打工。村长儿子没考上但却有了好工作。

  大全爹一把一把地把砍下的树苗塞进煮猪潲的灶孔里,烟熏得他两眼水渣渣的,他边塞边擦眼睛边骂:妈的,多好的苗子可惜生错了地方!

本文由明仕msyz手机版发布于情感专区-情绪智力,转载请注明出处:小小说精选,两份错送的报纸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