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评书界又叫,是后人理解错了

《龙图耳录》第四回:

《三侠五义》在评书界北派又叫《包公案》《龙图公案》《大五义》南派叫《七侠五义》《白玉堂》等名字.......

《龙图公案》下载地址:https://pan.baidu.com/s/1i5CeXMX

《白玉堂》下载地址:https://pan.baidu.com/s/1boJ28wv

《大五义》下载地址:https://pan.baidu.com/s/1hsEiRKK

《包公案》下载地址:https://pan.baidu.com/s/1o8EPdMi

《包公案》是单田芳版的评书早期版本的名字,后来内容不变改名字成《三侠五义》。

《白玉堂》是金声伯版评话的名字,原来他讲的这部书叫《七侠五义》,后来为了表示对白玉堂这个人物的热爱,他把这套书内容不变改名成《白玉堂》。

京派评书一般把这套书叫《龙图公案》比如连丽如的这套评书,马岐版的三侠五义评书叫《龙图奇侠传》。

李老爷灯下观瞧,原来不是符咒,却是一首粗鄙诗句,道:

避劫山中受大恩,欺心毒饼落埃尘。

寻钗井底将君救,三次相酬结好姻。

李老爷细看诗中隐藏事迹,不甚明白,便叫李保相包兴探问其中事迹,并打听娶亲不曾,明日一早回话。李保领命去了。

《三侠五义》第四回改成:

李老爷灯下一阅,原来不是符咒,却是一首诗句道:

“避劫山中受大恩,欺心毒饼落于尘。

寻钗井底将君救,三次相酬结好姻。”

李老爷细看诗中隐藏事迹,不甚明白,便叫李保暗向包兴探问其中事迹,并打听娶亲不曾,明日一早回话。李保领命。


《三侠五义》定版的时候去掉了"粗鄙 " 两字,大约是觉得老石太自谦了,要去除对包公的负面影响。

包公

**《龙图耳录》第41回
**

圣上知他触景伤心,反仰面瞧佛门宝幡,猛然眼前一瞬,见西山墙山花之内字迹淋漓,心中暗道:“此处却有何人写字?”不觉移步,近前仰视。陈公公见圣上仰面谆视,心内也自狐疑:“此处却是何人写的呢?”幸喜字体极大,看的真切,却是一首五言绝句,写的是:“忠烈保君王,哀哉杖下亡;芳名垂宇宙,博得一炉香。”语句虽然粗鄙,笔画却极纵横;而且言简意深,包括不遗。

《三侠五义》里第41回改成

猛回头,见西山墙山花之内字迹淋漓,心中暗道:“此处却有何人写字?”不觉移步近前仰视。老伴伴见圣上仰面看视,心中也自狐疑:“此字是何人写的呢?”幸喜字体极大,看的真切,却是一首五言绝句诗。写的是:

“忠烈保君王,哀哉杖下亡。

芳名垂不朽,博得一炉香。”

词语虽然粗俗,笔气极其纵横,而且言简意深,包括不遗。圣上便问道:“此诗何人所写?”


这个地方也是老石自谦的说法。否则的话,不会有紧接着后边仁宗皇帝说白玉堂的那句“文武兼备,好大本领呢!”

白玉堂和颜查散

包公写的诗词作者用自谦的口气说粗鄙,白玉堂写的诗作者也是用自谦的口气说粗鄙,三侠五义定版的时候改掉了说包公写诗粗鄙的作者自谦语气,把白玉堂写这个诗改成粗俗。 然后今天大家就认为包公有才华,白玉堂写词粗俗,其实这是不对的,这个词是作者说书时自谦的话,包大人写的诗自然粗鄙的,白玉堂写的诗词当然也粗俗的。

白玉堂醉卧花间

本文由明仕msyz手机版发布于旅游-环球旅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在评书界又叫,是后人理解错了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