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拥亲吻后各自,游览是一场桃花运

我记得三毛说过:旅行真正的快乐不在于目的地,而在于它的过程。遇见不同的人,遭遇到奇奇怪怪的事,克服种种的困难,听听不同的语言,在我都是很大的快乐。

因为朋友的推荐再次翻阅起了钱钟书先生的《围城》!说实在的,距离上一次阅读已经好几年了!时隔多年,再次重温的时候,早已不是当初阅读时的那种单一情感了!那些经典的文字成功的启动了早已按耐不住的复杂情绪!就如那句话:婚姻是一座围城,城外的人想进去,城里的人想出来。

的确,旅行的乐趣不仅仅是风景,而是某一天,在旅途中遇见的那些特别的人。之前我在公众平台问大家:过往的旅途中,你是否曾遇见让你心动、让你欣赏、或者是有意思、又或者充满故事的人呢?

婚姻是一座围城,城外的人想进去,城里的人想出来。

于是,我收获了100个关于遇见的故事。

流言这东西,比流感蔓延的速度更快,比流星所蕴含的能量更巨大,比流氓更具有恶意,比流产更能让人心力憔悴。

关于旅行中的遇见

对于丑人,细看是一种残忍。

作者:有故事的你们

天下就没有偶然,那不过是化了妆的、戴了面具的必然。

和他相识直到分开的180天

旅行是一场艳遇,最后我们遇见了自己。

讲述者:听说

最初,约着见一面就能使见面的前后几天都沾着光,变成好日子。

今天是2018年1月10日,是我和他认识见面分开后的180天。

结婚无需太伟大的爱情,彼此不讨厌已经够结婚资本了。

认识他,是因为couchsurfing。当时是他在couchsurfing先跟我说话的,然后加了Line聊天。

要人知道自己有个秘密,而不让人知道是个什么秘密,等他们问,要他们猜,这是人性的虚荣。

他是一个医生,我对医生这职业,有点害怕。因为医生是那种冷酷的杀手(是我入戏太深了),后来知道他是一个整形医生。(这样更有点害怕了)跟他认识的时候,我并没期待什么,就像个普通的网友朋友这样聊天。

我爱的人,我要能够占领他整个生命,他在碰见我之前,没有过去,留着空白等待我。

在台北最后一个晚上,他很认真地问要不要见面。(因为我台北host的家在郊区,离台北市中心很远,host希望每晚我早点回家)

旅行是最劳顿,最麻烦,叫人本相必现的时候。经过长期苦旅行而彼此不讨厌的人,才可以结交作朋友。

晚上凌晨12点了,我决定把门不锁,然后出去,坐上了他帮我call的的士。到了之后,一打开车门,就看到他了。当时挺窝心的。他带我去夜宵摊,买了一碗牛肉汤。之后上去了他的家。他把牛肉汤倒出来让我喝,我们坐在沙发上聊天。 聊了很多很多很零碎的话题。我觉得跟他聊天很开心很舒服,我经常都会暗讽他,说他很老,嫌弃他不高等等。

忠厚老实人的恶毒,像饭里的沙砾或者出骨鱼片里未淨的刺,给人一种不期待的伤痛。

我们拥抱在一起,我的头贴在他的胸膛,听到他的心跳声。跟他在相处的三个小时里,我没有心动过,冷酷到像是一个没有感情的人。最后他送我上的士,我回host家了。

这一张文凭仿佛有亚当夏娃下身那片树叶的功用,可以遮羞包丑;小小一张方纸能把一个人的空疏愚笨寡陋都掩盖起来。

第二天,我满脑子都是他,在和他见面之前,我跟另外一个台北的男生A见面聊天,我在跟这个男生A见面聊天半个小时后分别了,我对男生A有心动的感觉,是因为这个男生的一些行为细节打动了我,让我觉得他是个很好的男生。但和医生见面后,我再也没有想起男生A了,而且医生这个人,承包了我整个脑子直到现在。

没有梦,没有感觉,人生最原始的睡,同时也是死的样品。

在couchsurfing的简介上,医生有一段英文介绍大概是,他出过书,上过节目。后来这段英文介绍被他删掉了。但我还是深深地记住了。在和医生见面之后,我还是不知道他的名字,因为他说不需要知道名字,他也不知道我的名字,叫他的英文名就好了。

好东西不用你去记,它自会留下很深的印象。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执着,我不断地根据出过书和上过节目这两个信息,想要在facebook上找到他的名字和有关他的一切。最后,我在我们最初相识的地couchsurfing上,评论找到了他名字的拼音,加上他的姓氏。我找到了他的fb,知道他叫什么名字,知道他出过什么书,他的兴趣是魔术,他带着他的兴趣到非洲义诊,用医术治愈了病人的身体,用小小的兴趣治愈了病人的心。义诊结束后,他一个人暴走南美洲,参加巴西嘉年华,在街上被人持刀抢劫,脱光冲进南极的水等等。他曾经体重暴增快到90公斤,因一个病人家属不屑的眼神,他减重到65公斤。

经过长期苦旅而彼此不讨厌的人,才可以结交作朋友。朋友如此,伴侣就更需要这样了!

认识他,和他相处的时候,我却一无所知。回首之间,感觉自己错过一个很有故事和经历的人,这种遗憾,让我觉得很心疼。在第4天,我知道了一个line软件的事实后,我失控地在台南哭了。

不受教育的人,因为不识字,上人的当;受教育的人,因为识了字,上印刷品的当。

在三个月后的某天,我突然想到,如果他往生了,也与我无关。(从心里拿走一个人很难,我会在想,是不是到了一个对方生与死的时候,自己不再在乎,这才是真正放下了?)在100天,我去他去过离我最近的城市的同一个地方,我去蹦极,希望在一个纪念日做一件事给自己一个交代。

当着心爱的男人,每个女人都有返老还童的绝技。

在不知道第100+天,我翻微博的那些失恋语录,一边翻,眼泪一边在眼眶冒出,心隐隐作痛得像自己失恋了一样。(可我知道我们连朋友都不是)

上帝会懊悔没在人身上添一条能摇的狗尾巴,因此减低了不知多少表情的效果。

在174天,看了一个叫波特王的网红的撩妹视频,发现无论看多少的视频,心里都有一股莫名其妙的忧伤。

女孩子第一次有男朋友的心境也像白水冲了红酒,说不上爱情,只是一种温淡的兴奋。

第180天,距离我下一趟旅程还有倒数31天,我却没有什么开心的感觉,还手贱地翻起他的名字,找到他的一些行程。知道他原来双11的时候去过湖南,这周末也会在湖南。一个距离我城市坐7个钟火车的城市。我有问过自己,我该去找他么?去到那里,从早上等到他出来?我见到他,我该说什么?很多很多问题问自己,但我内心很确定的一件事是,我不会花7个钟坐火车去到那个城市,从早上等到晚上。

女人有女人的聪明,轻盈活泼得跟她的举动一样。比了这种聪明,才学不过是沉淀渣滓。说女人有才学,就仿佛赞美一朵花,说它在天平上称起来有白菜番薯的斤两。真聪明的女人决不用功要做成才女,她只巧妙的偷懒。

当下的我,不足够好。这个不足够好,就连做个朋友,也感觉配不上。

自己人之间,什么臭架子、坏脾气都行;笑容愈亲密,礼貌愈周到,彼此的猜忌或怨恨愈深。……在吵架的时候,先开口的未必占上风,后闭口才算胜利。

今天已经是第180天,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不再每天醒来的第一件事是想起他。我只是觉得,人真的是这样,只有错过了,才知道后悔。不过,当下的我会觉得故事未完,同时我也会想某天放下他的时候,我连他也不想再多的想起,更何况是和他重逢。

两个人在一起,人家就要造谣言,正如两根树枝相接近,蜘蛛就要挂网。

那个养猫的他

微笑从心里泡沫似地浮上脸来,痛也忘了。

讲述者:依昂杨

我发现拍马屁跟恋爱一样,不容许有第三者冷眼旁观。

在广州塔,遇到一个一米八几的大哥哥,他主动的走过来说,我们自拍一张吧!我说好啊!之后加了一个微信,他给我发了他养的猫……其实在广州塔看到大哥哥第一眼的时候都心里的小鹿还是会乱撞的!只是后来我不好意思联系他!他也没联系我!后来就没后来了

在大学里,理科学生瞧不起文科学生,外国语文系学生瞧不起中国文学系学生,中国文学系学生瞧不起哲学系学生,哲学系学生瞧不起社会学系学生,社会学系学生瞧不起教育系学生,教育系学生没有谁可以给他们瞧不起了,只能瞧不起本系的先生。

在我额头轻轻落下的吻

我们对采摘不到的葡萄,不但想象它酸,也很可能想象它是分外地甜。

讲述者:HanSherry 

女人原是天生的政治动物。虚虚实实,以退为进,这些政治手腕,女人生下来全有。……女人不必学政治,而现在的政治家要成功,都得学女人。政治舞台上的戏剧全是反串。

去纽约旅游的时候认识一个特别有意思的男生 他是一个中国留学生 他的笑容特别灿烂 短短认识的两天时间里 我们逛了布鲁克林大桥 我们走过纽约大大小小的街区 看了一场电影 我会记得在等待地铁时他在我耳边的呢喃 更记得他带我去他母校 落日的余晖下 那个最高点 他在我额头的轻轻落下一个吻 我永远会记得当时自己强烈的心跳声 过去了157天 我仍在感激这个男孩在我生命的出现

结婚仿佛金漆的鸟笼,笼子外面的鸟想住进去,笼内的鸟想飞出去,所以结而离,离而结,没有了局。

抱着婴儿的妇女

世间哪有什么爱情,纯粹是生殖冲动。

讲述者:李思文 

有许多都市女孩子已经是装模作样的早熟女人,算不得孩子;有许多女孩子只是浑沌痴顽的无性别孩子,还说不上女人。

这个圣诞去香港 当初在皇后大道东随便逛逛,实际上已经偏离了“人流如潮涌”的中心购物区,走走停停,远远地看到了一个母亲抱着个婴儿(因为离得远,我猜那大概是婴儿吧),一分钟(大概吧)我静悄悄走过他们身边,发现这位妈妈在看租房广告,怀抱中的婴儿似乎知道妈妈在为他(或她)寻找住所吧~所以特别安静地吃着手,我经过时还是特别注意了这对母子(母女)一下,但还是因为时间太短,我未分辨出孩子的性别,还是因为婴儿还太小呢?但孩子好像知道我对她特别关注,所以把手拿出嘴,冲我眨了眨眼睛,超级可爱的。 我本打算继续走,但还是停下来转身为这个瞬间留下了影像,或许是这位妈妈太专注,都没有注意我的驻足,由此,我更猜测她的“住房需求”迫切。在这个寸土寸金的港岛上,房子和住所又意味着什么?会不会这是个单身妈妈?会不会孩子爸爸在拼命为这次“租房”赚取资金? 其实最大的感触还是母亲的辛苦,独自一人(看情况肯定是步行或者公共交通)到这儿找房子信息,想起了在老家的妈妈,所以打了个电话,妈妈那个时间还在上班,还是车间的呜呜声,报声平安,终究没说出内心的想法,最终还是不痛不痒,但是,这也是一种习惯与甜美吧。 每个地区,每个家庭的衣食住行又差了多少呢?算了,到这儿就没往下想,因为看到了我想吃的西点,开吃啦哈哈。

我们彼此来往也如此、相知不深的陌生人.。

那个男生说:你今天真美

你在大地方已经玩世不恭,倒向小节上认真,矛盾得太可笑了。

讲述者:徐晚禅 

一般人撒谎,嘴跟眼睛不能合作,嘴尽管雄纠纠地胡说,眼睛懦怯不敢平视对方。

9月份去东极岛,乘小船,浪很大。船上没什么声响,看的出来,大家都很疲惫。我前座的一对情侣,男生背着三个相机。他突然转过头对她说:你今天真美,去甲板上,我给你拍照吧。她说:别了,你也晕船了对吧。后来我也记不清了,只记得在昏昏沉沉中隔着玻璃窗,看见一对男女依偎在一起。阳光透过他们的胳膊缝漏进来,我闭上眼睛,觉得真好。

许多人谈婚姻,语气仿佛是同性恋爱,不是看中女孩子本人,是羡慕她的老子或是她的哥哥。

一个有趣又优秀的西班牙人

同行最不宜结婚,因为彼此事行家,谁也哄不倒谁,丈夫不会莫测高深地崇拜太太,太太也不会盲目地崇拜丈夫,婚姻的基础就不牢固。

讲述者:佚名

理想不仅是个引诱,并且是个讽刺,在未做以前,他是美丽的对象,去做以后,它变成了残酷的对照。

去年寒假的时候去USA,订了一家在long island的hostel 在hostel的厨房里吃晚饭时 看到身旁的人放在凳子上的大衣掉在了地上 走过去帮他捡了起来。然后聊了起来 他当时也正好在吃中餐 哈哈 吃完饭之后 他邀请我一起出去散步,隔着河 看到了曼哈顿的美丽夜景~他是一个很有趣很优秀的西班牙人 父母在9.11事件的前一个月离开了twin tower避过了一劫 他14岁的时候就开始自己一个人出国旅游 游遍了欧洲 游历了16个国家 他高中在法国交换学习 大学在沃顿商学院交换学习~为人谦逊礼貌友好。

远别虽非等于死,至少变得陌生。回家只像半生的东西回锅,要煮一会儿才熟。……睡眠这东西脾气怪得很,不要它,它偏会来,请它,哄它,千方百计勾引它,它拿身分躲得影子都不见。

第一次因为途中相识的人分别而流泪

拥挤里的孤寂,热闹里的凄凉,使他像住在这孤岛上的人,心灵也仿佛一个无凑畔的孤岛。

讲述者:风居住的街道W 

人生的刺,就在这里,留恋着不肯快走的,偏是你所不留恋的东西。

在北京青旅,遇见一个曼彻斯特的哥哥,辞掉工作,环球旅行。冬天的北京很冷,下着雪,他一件衬衫加夹克就应付了。他说自己喜欢酒,一个人坐在角落。约定早起一起吃早餐,自己却睡过了头。临走拥抱,第一次因为旅途中的相识,分别而流泪。那时候形单影只的人,总是会激发我的保护欲望,把所有的暖宝宝给了他,害怕他冷。却忘记自己也是孤独一个人。 

真聪明的女人决不用功要做成才女,她只巧妙的偷懒。

重庆,(一个人旅行,总是住青旅)半夜同屋檐下的舍友回来了,一个大哥哥,外加一个大叔。三人建群,第二天相约洪崖洞附近火锅。夜晚的洪崖洞灯光,江水,还有相谈甚欢。原以为不再见,第二天和那位那哥哥一起去了美术院,他记得到达那里的所有公交线路,因为是警察,记忆力独特。指导我各种拍照姿势,不厌其烦。去了交通茶馆,因为热爱文学和历史,他眼睛里充满光芒。茶馆大叔误以为我们是情侣,笑嘻嘻。临走他要送我去机场,被我拒绝。地铁门关上的一刹那,我大声说再见!没有拥抱,没有碰触,若即若离,恰到好处,止步于此,祝你安好。 故事听来总是平淡,但是对自己开始尤其珍贵。

话是空的,人是活的;不是人照着话做,是话跟着人变。

他乡亦是故乡

撒谎往往是高兴快乐的流露,也算得一种创造,好比小孩子游戏里的自骗自。一个人身心畅适,精力充溢,会不把顽强的事实放在眼里,觉得有本领跟现状开玩笑。真到有还穷困的时候,人穷智短,谎话都将不好的。

讲述者:A墨冰

长期认识并不会日积月累地成为恋爱,好比冬季每天的气候罢,你没法把今天的温度加在昨天的上面,好等明天积成个和暖的日。

杭州旅途中新买的手机掉了,被一个小姑娘捡到了,打电话过去人家二话不说还了回来。大晚上的千言万语想要答谢人家却不知道该怎么谢,刚好星巴克门口买了杯咖啡,出来人却已经不见了。心怀温柔,他乡亦是故乡!

女人全是傻的,恰好是男人所希望的那样傻,不多不少。

遇见一生的伴侣

老实说,不管你跟谁结婚,结婚以后,你总发现你娶的不是原来的人,换了另外一个。

讲述者:宏 

只有懂幸福的人 ,才懂得进退一样精彩。

旅行中,遇到自己的终生伴侣,现在已经在一起整整一年啦

父母在,不言老。

遇见自己

事实上,一个人的缺点正像猴子的尾巴,猴子蹲在地面的时候,尾巴是看不见的,直到他向树上爬,就把后部供大众瞻仰,可是这红臀长尾巴本来就有,并非地位爬高了的新标识。

有人说如果在旅途中遇见真爱,那是这辈子最美妙的事,而我想说如果在旅途中能够遇见自己又何尝不是呢,趁年轻,快出发。

世界上大事情可以随便应付,偏是小事倒丝毫假借不了,譬如贪官污吏,纳贿几千万,却绝不肯偷别人的钱。

Ella三黑·潘靖仪

打消已起的念头好比怀孕的女人打胎一样痛苦。

环球旅行作家,简书优秀作者、国际葡萄酒品酒师,2017年周大福“丝路任我行”任性员工四强。间隔年600天环球旅者,行走四十国旅行达人。已出版新书《就这样,我睡了全世界的沙发》

送给女人的东西,很少是真正自己的,拆穿了都是借花献佛。

为什么爱情会减少一个人心灵的抵抗力,使人变得软弱,被摆布呢?

最初,约着见一面就能使见面的前后几天都沾着光,变成好日子。渐渐地恨不能天天见面了;到后来,恨不能刻刻见面了。

假使爱女人,应当爱及女人的狗。那么真心结交朋友,应当忘掉朋友的过失。

睡眠这东西脾气很怪,不要它,它偏会来;请它,哄它,千方百计地勾引它,它便躲得连影子也不见。

信口胡扯,而偏能一语道破,天下未卜先知的预言家都是这样的。

本文由明仕msyz手机版发布于家居装修-蜗牛装饰,转载请注明出处:相拥亲吻后各自,游览是一场桃花运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