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代码众包看众包的小细节,本领众包风波

什么是技术众包?

2016年11月的某个夜晚,深圳,前端工程师阿轻正如往常一般在公园里夜跑。

突然收到短信提醒声,是来自一个陌生号码的信息。
“【程序员客栈】尊敬的开发者:我们为您对接了新项目,请一个小时之内查看并确认是否开发。超过一个小时未回应将视为您放弃本次机会...”。
这是他听朋友介绍在一家程序员众包网站上注册了账号。本以为这只是众多渺茫的机会中的一个,没想到不到一周的时间,第一个生意机会就自动找来了。

与此同时的上海,社交创业者Maya坐在她浦东软件园的工位上,打开了一个众包网站,准备在这里输入自己的创业项目需求,寻求帮助。

这个并不是她的第一选择,从2016年7月以来,她已经尝试在多个渠道招聘技术团队,或者接触外包公司,但由于本身非技术背景,缺乏辨识能力,初创公司费用也有限,没发给出很高的薪水,进展一直缓慢。

她在知乎上搜索了众多类似于“不懂技术,如何开发第一款产品”,“如何找技术外包”的问题,最后却发现对于她而言,比起自己马上直接招人,或者自己去找当地外包,有第三种解决方案:互联网技术众包。

前面几个月的经历,让她深刻地体会到了这么几个问题:
初创公司、中小型企业招开发团队难、用人成本高。
由于发展前景不明显,难吸引优秀人才加入,从而影响产品研发质量。
人员闲置率高,对于中小型企业而言,大部分情况只有一款产品,而开发各端都有周期性,那么闲置期的支出对于企业而言是不小的负担。

而众包平台上,不乏一流互联网公司经验的员工来做兼职,或者自由职业者,其宝贵的技能经验能够为企业带来很大价值,按需雇佣或者是按交付结果支付的制度,又能够让企业把钱花在刀刃上;而其利用互联网效应,丰富的人力供给能够帮助企业在最快的时间内确定人选,进入工作。

1

因此,她锁定了几个看起来成立时间比较早,口碑也一直比较好的众包平台,她打算都去发布项目试一下,然后根据对方的反馈和报价情况来确定和谁合作。

每周分享一些我对互联网知识的整理和一些产品的小思考,希望对大家有帮助。

技术众包发展的土壤

阿轻和Maya,是2016年万千个开始接触并尝试技术众包的开发者和企业方的缩影。
在说2016年技术众包行业的发展之前,我们需要先了解技术众包的群众基础是如何培养起来的。

2016年,整个创业圈中似乎进入了寒冬,36氪8月18日发布的特稿《裁员!裁员!裁员!创业者们的寒冬大逃杀》无情而明确地又给所有奋战在996世界的创业者们灌了一口冷风。

但细心的创业者会发现,用户的互联网购买行为却是实实在在地在过往两年的共享经济大潮中被改变了,新的消费习惯开始养成:

如果说淘宝将大众的购物行为从线下引导到了线上;那么过往两年的O2O大潮,共享经济大潮,则推动了大众的购买对象,从有形的商品开始转换到无形的知识和服务。

4月-5月,值乎和分答刷屏。
6月分答&在行宣布获得亿元融资,分答成为一时的现象级产品。
逻辑思维的得到上,李翔推出了199/年的知识分享服务,马云成为他的第一个订阅者;到北京时间2017年1月1日晚上8:59,已经有85085人订阅;
知乎 9月份分享了Live上线4个月来的业绩:举办Live557场,单场Live的平均收入超过1万元。
9月份开始共享单车成为新一轮热点,摩拜,OFO相继宣布巨额融资。

这些,是技术众包的群众基础,是发展的土壤。

代码众包,顾名思义,就是将互联网项目进行拆分成一个个的小任务,众包给具有专业技能的程序员进行开发,进而缩短整个项目的开发周期。

2016年-技术众包的发展年

2016年12月某个周六上午,杭州余杭区梦想小镇氪空间303号里,程序员客栈市场经理在和大家分享完最近的一些转化客户的心得后,无意中提起:最近发现,客户对我们的模式认可度越来越高了。

而半年前,所有做众包平台的市场销售人员都在发愁,客户不信任,订单的转化太难,一家家去跑客户既辛苦收获也不大。

码市和程序员客栈都曾想发力线下销售团队却又都发现成效甚微,最惨的时候扫楼成功率不到2%,于是把主力转到线上,包括SEO优化,专业社区曝光等。实现尝试过在某著名程序员漫画自媒体投放广告,但更主要则是通过与孵化器合作,或者自办创业活动等方式来吸引用户;其他一些更小众的网站则想通过在搜索引擎直接购买一个大平台关键词的方式来为自己导流。

而这些,都还只是星星之火,尚未燎原。市场还需要更大的动作,来教育用户,来推动行业的发展。
这个大动作,在2016年3季度开始萌发,4季度展示出了影响力。

如果说,2015年3季度,是中国技术众包平台的萌发之际-实现7月份开始测试转型为互联网人才租用,码市和程序员客栈8月份上线测试项目众包, 那么2016年4季度,应该是中国技术众包的一个明显增长点。

2016年7月中,拉勾的开发人员在程序员客栈上发布了几个雇佣任务,写明要为一个内部项目进行开发。同时业内都在盛传,拉勾准备进入自由职业者众包市场。

7月30日下午2点,PMCAFF的CEO阿德在北京罗辑思维会所举办了一次关于freelancer的座谈,猎聘,智城外包,开干,特赞,极牛,实现网,策源,探鹿的CEO或者合伙人参与了这次座谈。

企业服务是2016寒冬中为数不多的热点之一,接下来的几个重要消息验证了这一点:

自客
2016-7,“老虎科技”获得高榕资本1000万天使投资,定位自由职业者人才招聘
2016-11,“自客”宣布获BOSS直聘战略投资,资方同为高榕资本
定位:覆盖全行业自由职业人才,先做平台

大鲲:
2016-11,经历近半年内测的拉勾旗下大鲲上线,定位是:基于项目制的兼职平台
定位:产品,运营,设计,开发

外包大师:
2016 - 12,PMCAFF的A轮融资后转型之作,外包大师是一个基于众包的项目外包平台,对接企业和自由人才
定位:产品咨询,众测,顾问,培训

另外,2016年业内的重要消息还有:11Space(2016-5),极客邦SOHO(2016-1),齿轮易创(2016-9)等也相继宣布获得投资,进入技术众包领域。

我们看到的,不仅仅是资本开始密集关注这个领域,拉勾,boss直聘,猎聘这三个互联网时代最主要的招聘求职平台都开始通过各种方式关注或者布局这个领域,他们似乎同时意识到了:
租用和共享,是未来人力市场的必然重要组成部分。

而他们的发力,也对舆论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进一步推动了企业方和开发者对于众包的熟悉和认知。

在众多的项目中,我要为大家安利一个为人熟知的代码众包平台“快码众包”。从模式上看,其竞争优势主要在三个方面:

老玩家的探索和变化

新玩家崛起的同时,15年就开始试水众包服务的先行者们,也经历了不同的命运。

部分平台似乎找到了正确的路径,越做越好:

程序员客栈:
2016-11,上线专业整包功能
2016 - 3,上线开发者专家雇佣功能
2015 - 8,测试上线项目众包功能
定位:程序员的经纪人,中小企业的云端技术中心

码市:
2016-7, 推出开发宝
2016-3,收购Gitcafe
2015-10, 正式进入外包市场
2015-8,测试上线项目众包功能
定位:基于云技术的互联网软件众包平台

部分平台开始转型:

极牛,从技术版的在行,转变为技术咨询+外包服务。
猿团, 从众包+技术入股+创投服务,转变为自由职业者众包服务为主。
极客邦SOHO, 从众包雇佣 转变为 直销商店解决方案。

而部分甚至停止了服务:

有鱼 http://youyur.com/
findcto http://www.findcto.com (已无法打开 2016-7-13)
LIGHT平台 http://light.starwall.org/ 无法打开 2017-1-1)
小圆桌 http://www.xyuanzhuo.com/ (最后一个项目交付时间是2016-7-30)
众客 http://www.joinker.com/ (半年时间,一直显示内测测试中,2017-1-1)
大圣众包 http://www.dashengzb.cn (已过期任务也无人竞标,2017-1-1)

过去两年的尝试,各路英雄经过真金白银地探索,在生死存亡之间找到了4个方向:
项目交付
人才雇佣
技术入股
咨询服务
而最终,项目交付和人才雇佣这两个方向的探索者和存活者都远高于技术入股以及咨询服务。
究其原因,咨询服务代表极牛团队回答,“其实创业公司并不在意谁来提供方案,更在意的是“谁能帮我写代码,直接把问题解决”。
而技术入股方向,由于涉及到更复杂的股权合伙问题,对创业者来说更难决断。引用一个创业者拒绝某开发公司技术入股的回答如下:“技术不是我的核心部分,用钱可以买到的服务,不需要花股权”。

各个方向的代表平台如下:

2

一、算法体系,快码对入驻的程序员都会进行“人工”审核,根据开发经验,每位程序员会获得K1-K10的评级;当有任务进行推送时,会依据“开发语言”、“评级”等维度进行推送,只有符合评级的程序员才能接到开发任务;

挑战与机遇:

信用体系不完善,违约成本低廉,不管对于供应方还是需求方都会造成极差的体验,这是目前众包平台所共同面临的挑战。

各位玩家也在探索不同的解决方案,责任保险/接入信用体系来提高违约成本,是目前大家探索得比较多的两种。

虽然有挑战,明确的机遇则是推动行业发展的关键原因:

美国的Upwork 2014年融资3000万美元,估值10亿美元, 是国内众包平台对标的主要对象。

在Upwork的前身-原先Elance和oDesk平台上进行交易的自由职业者总收入数额超过10亿美元,并且其CEO Fabio Rosati 在14年估计,未来全球自由职业市场规模可能达到2万亿到3万亿美元。

从另外一个方面来看,远程+众包也的确正逐步成为越来越多公司,尤其是科技公司的重要人员构成:Amazon,Kaplan,IBM,SAP等著名大公司都有着丰富的远程+众包经验,Upwork,People per Hour, Freelancer, Guru 等都是他们的选择。

这是我们可以期望的未来趋势。

未来已来,只是尚未流行。
而在这个行业耕耘的创业者们是幸运的,因为我们不是在追逐风口,而是已经展开双翼等风来。

二、高效率,抢单式众包更高效化,节省双方沟通、对接的时间,让更多时间真正用在开发层面;整个开发过程进行代码托管、费用托管,验收后才真正进入程序员的账户。随着项目方不断分发任务,可以累积更多的快码CTO、程序员,积累更优秀的技术人才,之后发布任务,可以“定向推送”给快码CTO、程序员。

三、真正将程序员的“闲置时间”利用起来,通过不断的完善项目拆分的纬度,每个开发任务需要的时间更少、方向更专注、任务量更多,程序员积极性能更大的调动起来;

关系转介解决众包适用问题

除却高效的算法体系,将开发任务众包给合适的程序员。案例还有一个比较创新的做法值得探讨,也就是上文下划线部分。众包模式中,发包者和接包者本来是一种比较松散的松散关系结构,但是案例中却将项目方和CTO、程序员从原本的松散关系结构转变为双方形成稳定的关系。在这个关系转变的过程中,平台除了起到了匹配项目方和CTO、程序员的作用,同时帮助项目方对CTO、程序员进行了人才的筛选,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招聘的作用。

基于这一点,还有一些不成系统的联想。刚才也提到众包模式中发包方和接包方处于松散关系结构,顺推到众包不适用于双方形成稳定关系。知乎中曾有人表示,众包模式不能做心理咨询。在心理咨询中,咨询师和来访者设定出了特定的职业界限,将来访者的情绪包容在一个稳定长期的关系框架内,在这个框架内,来访者怎么折腾都OK,咨询师会hold一切,这是心理咨询中咨访关系的基础,有咨访关系才有其他心理治疗成分的成效。而众包模式基本上是个松散关系结构,简单说就是没有container,那就没法做心理治疗。但是通过案例中的做法却可以解决众包模式不能做心理咨询的问题,也就是将松散关系将稳定关系转变。具体来说,当发现倾诉者有心理或精神疾病方面的困扰,会推荐他们去相关的医疗机构。这是心理咨询常有的转介。

众包模式的平台如何控制服务提供方的质量

从案例中我们还可以看出众包模式的平台如何控制服务提供方的质量。

从双方需求上来看,发包方作为需求者,在平台发布需求,网罗接包方承接,对产生结果和支出最在意;接包方作为生产者,在平台寻找需求,对结果要求和收入最在意。

其中一种最简单的做法就是相互评价:由发包方来评价接包方的产出是否符合、满足需求;由接包方来评价发包方是否是一个优良大方的主顾。相互评价也是最广泛运用的平台控制服务提供方质量的方式,几乎所有平台都有开设相互评价功能,但是相互评价是从众包后对服务进行控制。如何从众包前对服务进行控制,使发包方、接包方留在平台呢?

案例中,快码对入驻的程序员都会进行“人工”审核,根据开发经验,每位程序员会获得K1-K10的评级;当有任务进行推送时,会依据“开发语言”、“评级”等维度进行推送,只有符合评级的程序员才能接到开发任务。可以看出,发包方评价平台是否优秀,关键在于能否以合适的价格找到合适的接包方;接包方也会评价平台是否优秀,关键在于在这个平台是否能用合作的付出赚到合适的钱;

最后从源头上控制控制服务提供方的质量。案例中,快码整个开发过程进行代码托管、费用托管,验收后才真正进入程序员的账户。即资金托管,发包方和接包方最终以钱来结算,平台只要帮助他们管好钱,任何一方有问题,钱都在平台上冻结。

本文由明仕msyz手机版发布于家居装修-蜗牛装饰,转载请注明出处:从代码众包看众包的小细节,本领众包风波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