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联邦共和国股市信心何来,恶性竞争市集不

《Lifeline2》2015 年 9 月 22 日登陆中国区的 App Store,与《Lifeline1》9 月中旬的火爆不同,《Lifeline2》作为一款现象级文字游戏续作,从一开始销售预冷,到现在的销量缓慢攀升,经历了两个月的时间。与《Lifeline1》“降价、发布中文版、现象级三步走” 不同的是,这款游戏没有以降价为打开销量的第一步,而是在 12 月 2 日发布了 iOS 中文版,而 Android 中文版发布于 11 月 22 日,这说明《Lifeline》系列游戏的制作团队,有信心在 18 元的价位在 App Store 经营这款游戏,而这个价格,是《Lifeline1》最低价格的 18 倍。

  股市给巴西总统博尔索纳罗带来了好消息。当地时间周一,巴西圣保罗证交所指数Ibovespa盘中首次升破100000点,外界也自然地将其归结为博尔索纳罗要啃下的一块重要的骨头——养老金改革。这个曾被称为最“大方”的养老金制度如今濒临崩溃,但问题是改革迫在眉睫,问题却一个没少,对巴西而言,改革或许并没有股市反映出来的那么美好。

现在除了 App Store,其他平台《Lifeline2》的下载量都已经超过《Lifeline1》,这款文字游戏的成功已经不能说是一个偶然——显然,这款游戏切入了相当一部分玩家的需求。

  股市破纪录

首先来介绍一下《Lifeline》是什么样的游戏。

  巴西股市刷新了一项历史纪录。周一巴西股市盘中一度涨至100000点,虽然最后有所回落,但当日仍然收涨0.86%,报99993.92点。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以来,巴西股指已经累计上涨了14%,2018年全年累涨超过15%。

《Lifeline》是一款文字游戏,类似的游戏还有 40 年前《Zork》,还有前段时间的《小黑屋》和《80 天》,在画面越来越逼真,游戏过程越发紧张刺激的今天,《Lifeline》其实是做了一件反其道而行的事情,在这款游戏里,你需要和一个飞船坠毁的学霸对话,指引他一步一步生存下来。

  股市的表现得到肯定。摩根大通拉丁美洲股票策略主管Emy Shayo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表示,很难在拉丁美洲其他地方看到像巴西股市这样的上涨,在紧缩的财政政策和宽松的货币政策下,巴西目前出现了“良性循环”。这两种政策的结合“吸引了外部资本,帮助企业挽回了很多利润损失”。

《Lifeline2》是这款游戏的续作,在《Lifeline2》里,你将遇到女巫 Arika,并帮她找到她失踪已久的弟弟,续作比前作更加细腻,与一作生硬的科幻氛围不同,二作的文字浮现在羊皮纸上,背景音乐也不再是电波声而是有宗教底蕴的空灵音乐,代入感比一作更强。

  博尔索纳罗成了股市的“招财猫”。外界普遍认为,投资者对博尔索纳罗的改革议程日益乐观,他们认为巴西新政府将兑现其从国企私有化、削减公共养老金系统、削减财政赤字及减少政府冗杂部门架构等一系列有助于市场的承诺,这种预期提振了巴西股市。此前,巴西央行也发布报告显示,多家市场分析机构对2019年巴西经济增长预期值扩大至2.55%。

玩家称《Lifeline1》给自己带来了很强的代入感,在泰勒得救的时候,很多玩家都感动哭了,上一次笔者听到玩家有这种强度的情感反馈还是陈星汉的游戏,陈星汉为了玩家能获得情感反馈做了整整一年的游戏调整,而《Lifeline1》只是文字游戏,这点是违反常识的——随后笔者的常识被迅速打脸,《Lifeline2》中文版一发布,就有人在评论里写着 “老婆我来了!”,然后下载了游戏。

  时间进入2月,投资者的关心更加集中,博尔索纳罗向国会提交了养老金改革法案,包括大幅度提高退休年龄,10年内节省1万亿巴西雷亚尔开支等举动。投资者们密切关注这位新总统将如何获得议员们的支持,以推动富有争议的养老金改革。值得注意的是,这一提议正是被视为解决巴西预算赤字、确保经济复苏可持续性的关键所在。

漫谈《Lifeline1》——违反常识的游戏占据了排行榜第一位

  中国社科院拉美所巴西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周志伟对北京商报记者分析称,金融市场对博尔索纳罗的偏好早在去年选举中就已体现出来,博尔索纳罗上任以后,内政外交也体现出了他在大选时的革新特征,如今只要形势尚好,金融市场就会有较好的表现。

《Lifeline1》在国内市场也不是一开始就非常顺利,和《Lifeline2》刚发布时一样,这款游戏在 4 月份初发布的时候遇冷,为了改善销量,在 2015 年的 8 月 30 日,这款游戏率先启动降价策略,价格从起初的 18 元降到了一直保持到现在的 1 元,但是用户数量仍然没有明显的上升,随后在 9 月 9 日,这款游戏推出了中文版,于是在付费榜的排名开始好转并且快速上升。

  养老金改革

9 月 13 日,马亲王在微博推荐了这款游戏,称这款游戏 “略萌”,之后这条微博被转发了 3000 多次,把《Lifeline》的游戏潮推向高峰——最终,这款游戏的中文名 #生命线# 作为话题在社交网络上被阅读了 104 万次。

  作为经济改革的第一步,巴西政府对养老金改革似乎下定了决心。一个星期以前,巴西经济部社会保障和劳工部长罗杰里奥·马里尼奥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还警告称,若未能通过任何改革法案,巴西经济最早在明年陷入衰退。

现在你仍然能搜到写于 9 月 13 号之后的关于《Lifeline》的文章,而这些文章近期将会迎来新一波传播,因为在 12 月 2 日,一直没有中文的《Lifeline2》发布了中文版本,这款游戏 12 月以前只留下了 84 份评论,这个数字大概是《Lifeline1》的 1% 多点。

  养老金制度曾是巴西的骄傲,如今却成了巴西的毒瘤。据了解,巴西是世界上拥有最庞大的社会保障体系之一的国家,全民免费医疗、从小学到大学的免费公立教育以及高额救济金、养老金和退休金。如果按照现行制度,巴西人甚至只需缴纳15年社保,男性在达到65岁、女性60岁后,就可以全额领取养老金。

而 11 月 28 日之前的 84 份评论至 12 月 7 日已经上升到 153 份评论,提升了超过 80%,虽然绝对数量距离《Lifeline1》的 7800 多份评论仍然有很远的距离,但就提升率来说还是比较理想的,但这只是事实的一部分,实际上在很多免费游戏平台,(你可以不知道,但你不能否认这些平台是存在的),《Lifeline2》的下载量正在迅速超过前作。

  然而财政却不允许巴西如此挥霍了。《经济学人》曾经统计,巴西养老金开支在2016年就已经超过了GDP的10%。2018年巴西的社会保障赤字扩大了7%,达到1952亿雷亚尔,这是巴西预算赤字中最大的一块。

我想,我们碰到的是一个违反常识的问题,那就是在技术如此发达的今天,为什么人们会真心实意地去喜欢一款技术上落后的游戏?

  这种影响需要每一个巴西人来买单,政府预计,如果养老金改革不通过,未来五年内,平均一个巴西人每年的收入都会减少2500里亚尔,这一数字相当于巴西最低工资的2.6倍。而此前巴西国内媒体也报道称,如果改革没有在国会通过,2019年巴西GDP的增长幅度将会低于1%,而2023年GDP将会下降1.8%。

而这个问题也许可以转化为技术落后的载体有可能表现力超过技术先进的载体吗?——既然是漫谈,我想我们也可以从 3D 电影的角度去考虑一下这个问题,因为本质上,电影带给人的代入感和游戏带给人的代入感是类似的。

  周志伟认为,包括养老金改革在内的社保改革是博尔索纳罗一揽子经济改革中最优先的项目,特梅尔时期就已经提上了议程,而这个问题正是巴西经济恢复增长的重要因素。目前巴西国内养老金赤字非常严重并面临财政危机,要解决财政困难就要增收节支,但巴西增收虽然有起色,作用却不大,加税又会对博尔索纳罗的支持率造成挑战,因此只有减少开支这条路可以走。

漫谈电影:3D 电影在未来会反过来被 2D 电影取代吗?

  难啃的骨头

这个问题最直觉的答案可能是 “不会消失”,但如我前文所说,很多东西都是违反常识的。

  养老金改革的最关键一点就在于民众能否买账。今年2月,巴西民调数据表明,64%的巴西民众认为养老金改革措施是非常必要的,但只有23%的人表示,他们支持政府将最低退休年龄调整为女性62周岁、男性65周岁。此外,还有42%的受访者表示改革会对生活造成影响。

自 2009 年《阿凡达》上映,把 3D 电影真正呈现在观众眼前之后,在 2011 年,观众对 3D 的关心高涨,2012 年的第二个季度 3D 电影的热度达到顶峰,后面的指数下滑,除了表示这个话题的热度下降之外,也意味着 3D 电影正在被普通观众接受,成为生活中稀松平常的一部分。

  事实上,博尔索纳罗的“前任”特梅尔就曾提出过在社会福利方面削减大约6000亿雷亚尔的方案,但在随后一浪高过一浪的反对声及贪污丑闻中,这项计划也宣布夭折。

现在我们搜一下正在热映的电影,会发现 3D 电影的比例已经在 50% 附近浮动,有时候还会更高,这说明 3D 电影无论是从技术角度还是市场角度都已经变得平易近人了,然而在 2012 年,著名的剧作家麦基提出了自己的言论,他认为 3D 电影终将会消失——就像很多年以前一样,3D 电影只是一种景观和奇观性质的东西,当观众失去新鲜感,这玩意儿就该消失了,就像上个世纪 50 年代一样。

  “虽然方案挺好,但合理的东西不一定能够现实地存在。”周志伟认为,延迟退休,百姓首先不买账,特梅尔时期只有个位数的支持率就是最好的说明。另一方面,要在国会中表决就涉及到政党因素。一来博尔索纳罗所在党派影响力很小,他所在的执政联盟又不稳定,再加上博尔索纳罗的极右派主张与主流有一定的差异,许多中间党派和传统大党包括左派对博尔索纳罗的排斥态度非常强,这其中也存在一定的政治博弈,因此改革并不容易。

3D 技术并不是最近才出现的,2005 年 11 月美国有一部 3D 电影《小鸡快跑》是这一轮 3D 电影的开端,但其实还有更早的 3D 电影,最早的 3D 电影热潮要追溯到上个世纪的五六十年代,也就是麦基说的在他的小时候,而在那之后不久,3D 电影就退出了时代,就是基于这种历史背景,麦基得出了我们这一轮 3D 电影也终将退出时代的结论。

  虽然目前金融市场看起来还对这项改革充满信心,但基本上大多数人都默认这项提案并不会很快得以批准,此前还有分析师警告称,拖延和国会修改实质内容都可能会削弱投资者的信心。

麦基是一个非常著名的剧作家,他的《故事》被誉为编剧圣经,他的说法或许有很强的参考,但是我是完全不同意他的看法——如果我是一个婴儿,从小看很烂的 3D 电影,突然接触到一部非常优秀的 2D 电影,那我毫无疑问会同意麦基的看法,但问题是我看过很优秀的 3D 电影,如果观众沉浸在 3D 电影里和沉浸在 2D 电影里完全相同,那卡梅隆的《阿凡达》不就白拍了吗?

  外国投资者也仍对股市上涨持怀疑态度。据彭博社编制的外汇数据显示,截至3月14日,外国投资者从巴西股市撤资5.97亿雷亚尔,创下去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最大年度撤资规模。“在乐观情绪开始真正消退之前,需要尽快采取行动”,富国银行外汇策略师Brendan McKenna曾提到,他认为至少要节省7000亿雷亚尔,才能使让巴西走上可持续发展的道路。若低于这一数字,巴西雷亚尔就会陷入麻烦。

我相信看过《阿凡达》的观众会对这部电影记忆犹新,在这部电影里,3D 技术将潘多拉星球原始森林般的环境表达得更真实,而克隆人的科幻效果,用 3D 展现也毫无疑问是正确选择,在这部电影里,我们可以看到大量的飞行、坦克大战野兽、人类操纵变形金刚的场景,因此用 3D 技术进入前期拍摄,不论是从技术的专业角度还是从技术围绕剧情(故事)服务这一核心本质来说,都是非常合理的。

3D 效果让观众更容易接受这部电影的信息,注意 “更容易”,这意味着观众观看一部电影的效率提升了,这就是技术进步对观影效果的推动。

除此之外我们也可以得出一个非常关键的结论,那就是在内容质量相同的情况下,如果 2D 电影能在体验上超越 3D 电影,唯一的结论就是 3D 电影的技术空间并没有被完全释放。

漫谈手游:《Lifeline》系列作品的火热有可能是对 “唱衰手游” 最有力的打脸。

《Lifeline1》是一款几乎只有文字的游戏, 这款游戏没有图像,甚至到游戏结束都没有,你从头到尾,只能和游戏里的小人泰勒用文字对话,有时候玩崩了就会和泰勒失联。

每一次的游戏交互非常简单,泰勒会碰到艰难的选择,玩家需要帮泰勒做决定——泰勒的飞船炸了,你要帮助他活下来,游戏结束的方式只有两种,要么泰勒死在半路,要么活着到结尾,获得救助,然后感谢你。

除了文字和交互这两项反人类的问题之外,这款游戏不同于很多游戏的即时反应,在这款游戏里,泰勒有时需要用一个小时甚至一个晚上处理他接到的指令,这无疑是非常难熬的。

很多玩家说这款游戏特殊的交互机制增加了玩家体验,比如交互界面很像飞船上的对话框,另外背景音乐也增加这款游戏的对话氛围……

实际上文字游戏至今已经贯穿了 40 年的游戏史,40 年,从第一部文字游戏《Zork》,到国产的《江湖》,到《小黑屋》,到《80 天》,再到《Lifeline》,已经有 40 年了,我们可以发现每次这类游戏的出现都伴随着平台的改变,先是 PC,然后现在《Lifeline1》和《Lifeline2》在手机平台上,我们甚至可以说,这些游戏就是一个平台上技术最原始的游戏。

实际上这类游戏的出现,就好比 3D 电影出现一段时间之后,2D 电影又开始占领市场,我们可能不能把原因归结到 3D 电影技术上,因为技术进步一定会带来体验的提升,那么为什么 2D 电影能重新占领市场,除了价格之外(实际上价格也不是问题,现在电影院一瓶纯净水价格就超过 2D 和 3D 电影的差价了)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还没有 3D 电影能真正地在一部电影体现出这项技术的功能,而现在,因为卡梅隆的《阿凡达》,我们可以切身体会到 3D 电影的魅力,3D 电影就可以切进我们的生活。

所以《Lifeline2》敢扛着不降价,是因为没有一款手机游戏能向这部分玩家证明,游戏在手机上的体验能超过这款手机文字游戏,《Lifeline》系列的大行其道恰恰证明了手机游戏还有大量可以开发的空间,尤其是在同样的方向上,还没有其他游戏能带给超越《Lifeline》的沉浸式游戏体验。

我曾经觉得《Lifeline1》的成功是个伪命题,毕竟《Lifeline1》有 7800 份评论,《lifeline2》却只有 153 份评论,二者的差距有 50 倍,但实际上在一些盗版平台,《Lifeline2》的销量已经超过《Lifeline1》了,而且这还是英文版的数据——换句话说,即使是在《Lifeline1》发布到《Lifeline2》发布的这半年时间里,也没有一家手游厂商能压制这款文字游戏的势头——而现在有些手游创业者正在逃离手游圈。

其实往激进一点说,《Lifeline》系列手游的成功,也许正是证明了真正的手游时代还没有到来,我们目前所体验的手游,很有可能只是端游思维的转化,手机真正能给玩家带来的体验还没有完全挖掘出来,甚至只挖掘了很小的一部分。

这个消息对很多手游厂商来说可能是喜忧参半的——喜的是手游仍然有很大的技术空间可以释放,忧的是,如果没有什么激动人心的作品开发出来,手游厂商有可能会变成上世纪 50 年代的 3D 电影,再隔一轮轮回才能与玩家亲密接触了。

本文作者 Acebuns,TECH2IPO / 创见(

本文由明仕msyz手机版发布于家居装修-蜗牛装饰,转载请注明出处:巴西联邦共和国股市信心何来,恶性竞争市集不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