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们活着只是因为能活着

图片 1

有一段配乐跟湮灭和降临一毛一样,跟着配乐而来的就是那种压抑,那种对未知的恐惧。

2008年5月1日第一版

电影节奏不快但从开场到结束你的心就一直揪着,因为从头到尾的安静,所以不多的几次出声变成了全片的焦点推进了剧情的发展。

人是为活着本身而活着的,而不是为了活着之外的任何事物所活着。———余华

第一次出声家里最小的孩子被抓走死了,这一点成为女儿和父亲的隔阂,也成为儿子一开始的懦弱害怕的起因。 第二次出声是父亲教儿子要勇敢要在怪物的阴影下保有发声的勇气和魄力,让儿子能成长起来,在自己不在的时候保护自己保护家人。 第三次发声是爱情,老奶奶被怪物杀死老爷爷不愿独活于是大喊致使怪物杀死自己,这也是对儿子勇气的历练。 第四次第五次是母爱,临产的母亲和正在生育的母亲,为了保护孩子,钉子扎进脚心也只能闷哼一声,听到有烟花声响起才敢放声喊出来并生下孩子。 第六次是父亲为救儿女大喊将怪物引开,紧接着是儿子的一声"dad!"这是一个父亲对子女的爱,更是一个男人对家庭的承诺一个男人的担当。 最后一声是母亲的枪响,他们最终战胜了怪物。 在恐惧中死去并不难,难得是在恐惧中活下来并且时刻抱有活下去的希望。 女儿失聪和怪物对声音的敏锐形成对比,女儿想听到是想听到活得世界,听到生命之音,怪物能听到是为了消灭为了杀戮一切发出声响的东西,它们其实不想听到外界有任何声音。 无声的世界,压抑的世界,但也是希望永远不会消失,生命之坚强永远不会消失,爱永远不会消失的世界。但怪物只能是怪物,怪物终将被消灭。因为它们活着只是因为能活着,而我们活着是因为我们要活着。

富贵是地主家的儿子,仗着家里有100多亩土地,白天在赌场赌博,晚上在妓院嫖妓,他最喜欢的是青楼里面一个胖胖的妓女,喜欢躺在胖妓女身上睡觉,经常让她背着自己去逛街。

© 本文版权归作者  matinda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就是这样一个放荡公子哥,有一天在赌博完在街上闲逛,看上了米店掌柜的女儿,一见钟情。让父母去说媒,就这样娶了米店老板的闺女家珍,一个温柔贤惠的大家闺秀。后来给富贵生了两个孩子,老大是姐姐老二是弟弟,老大取名凤霞是一个哑巴,老二弟弟友庆调皮可爱。

家珍不管富贵在外面怎样胡搞乱赌,始终对富贵不离不弃。可就是这样一个贤惠的妻子挺着大肚子在赌场跪着求富贵别赌了,也阻止不了丈夫富贵在赌桌上继续下去。

龙二是目前这个地方的赌场老大,富贵这一天照常来到龙二的地盘摇骰子,富贵赌博被龙二算计,开始时故意让着富贵,挖个坑让富贵往里跳,最后一局特别大,压上了所有的钱,龙二在骰子里面提前换了一副骰子,灌了水银,富贵从这一刻,输掉了家里的所有土地,一家老小从大房间里搬进了茅草房。

图片 2

富贵嗜赌成性十赌九输

富贵一家自从搬出地主大院,就一无所有。富贵失去了收入来源,富贵的父亲因为富贵输掉了整个家业,在上茅房时,咽不下败家子的这口气,身体下滑,溜在了茅坑,活活气死。

富贵打小就是游手好闲,好吃懒做,没有任何手艺,没有谋生的手段,从此家珍和孩子跟着他三天两头饿肚子。

后来富贵跑道其他人地盘要饭,和其他人发起争执,正在掐架期间被国军抓去当壮丁,职业从要饭改成了拉大炮。

图片 3

富贵被国民党抓去拉大炮

在被抓壮丁期间认识了刘春生,期间因为国共内战,富贵来来回回被各个军阀抓去当苦力。后来在国共对战中,被共产党解放,富贵表示不愿意继续打仗,就被遣散回家了。和刘春生也因为战火纷飞失散了,这为以后在此相逢埋下了伏笔。

日子一天天清苦的过着,一转眼到了土地改革,“打土豪分田地”,龙二因为设局赢光了富贵的家业,在当时拥有上百亩土地被枪毙。

期间富贵因为成分不好,多次被拉出来批斗,戴高帽子,过程艰险,可终究是活了下来。

图片 4

龙二作为地主被打倒枪毙

在被押赴刑场图中,龙二对富贵说:“富贵,我是替你去死的啊,该死的是你。”世事无常,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福祸总是相互转化,富贵听到枪声,被吓得尿裤子了。

家里太穷了赤贫,富贵感觉两个孩子根本养不起,想把女儿凤霞送人,凤霞是哑巴可是心里一清二楚,知道父亲要把自己送人,呆呆的用大眼睛看着富贵。姐弟情深,知道姐姐要被送人,有庆不干,死命抓住姐姐的手,有庆也不愿意吃饭,要姐姐,撕心裂肺的哭。

可富贵不管这些,嘴巴多了没有那么多粮食,趁着夜黑,富贵把自己的孩子送到,离那户人家近了的地方停了下来,摸了摸女儿凤霞的脸,凤霞看着富贵,也摸了摸他的脸。富贵心一酸,不忍心又把孩子带回家了。

1958年。人民公社成立。个人土地充公,挨家挨户,砸锅大炼钢铁,米面粮油全部没收,富贵家里的所有铁器全部被队长收走。对象说了今后吃饭去村大队管饱,想吃多少就吃多少。

图片 5

60年代全国各地大炼钢铁

大炼钢铁的中间,家珍得了软骨病,干不了重活。一开始吃大锅饭,大家热情高涨,直夸社会主义好,一步跨入共产主义,不像万恶的资本主义剥削人民。而大锅饭由于一些原因后来坐吃山空,坚持不下去也就解散了。

图片 6

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

富贵攒了点钱,买了一只小羊羔,养大后,由于家里没有粮食,就买了羊。这时候城里收养羊的老板,称羊时身体都在晃,而羊还没屠宰,排队的人都超过十几米,老板的肉摊前已经好多天没有肉卖了,老板好几天没吃过饱饭了。富贵一只羊换了40斤大米后回家。

三月后40斤大米吃完了,掺合着吃南瓜叶,书皮。村里人都没有粮食,野菜也挖光了,有些家人开始刨树根吃。

这时候不止农村,县城里也没有粮食。

凤霞土地里刨出来一个地瓜,村里的人看私下无人欺负凤霞是个哑巴,就动手抢地瓜,凤霞还指望这个地瓜回去救命,家里断饭好几天,就不给。这时候围观了许多人,其中队长过来说一人一半,就总刀切下来一大半装进了自己的口袋,把剩下的一半分给了凤霞和那个村民。

富贵家里人都饿的走不动了,这时候家珍的父亲悄悄给了富贵家一小袋米,这时候一家人一两个月没有尝过米的味道了。

有庆在学校听说县长的女人失血过多需要捐血,自告奋勇,踊跃捐血,由于医生抽血过多,有庆被活活抽死。有村民告诉富贵自己的儿子捐血死了,富贵跑到学校要跟医生拼命!

这时候背后有人喊了一声,富贵!富贵一看是春生!问你吃到馒头了吗?那次打仗你没死啊,抱头痛哭,富贵再也不想拼命了,临走时告诉春生,他欠自己一条命!

女儿凤霞到了结婚年龄,与队长介绍的城里的偏头二喜喜结良缘,产下一男婴后,而因大出血死在手术台上。富贵和家珍目睹自己的儿子女儿都从这个医院里死去,白发人送黑发人,肝肠寸断。

图片 7

凤霞和偏二头结婚

而凤霞死后三个月家珍也相继去世;二喜是搬运工,因吊车出了差错,被两排水泥板夹死;外孙苦根便随福贵回到乡下,生活十分艰难,就连豆子都很难吃上,福贵心疼便给苦根煮豆吃,不料苦根却因吃豆子撑死……

余华曾坦言: “我觉得我所有的创作,都是在努力更加接近真实。我的这个真实,不是生活里的那种真实。我觉得生活实际上是不真实的,生活是一种真假参半、鱼目混珠的事物。”我觉着这是对的,最后就剩下一头牛和富贵在一起,富贵给这头牛起名叫“富贵”

图片 8

面临苦难依然乐观的富贵

富贵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经历了各种各样的苦恼,依然顽强的活了下来。这本书我看了两三次,由痛哭流涕到心态平静,还是要好好活下去。

悲观失望的时候,就看一遍《活着》。

本文由明仕msyz手机版发布于宠物-蜂鸟摄影论坛,转载请注明出处:它们活着只是因为能活着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