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底陷入点赞之交,最后连点赞之交都不是了

图片截自网络,并不是本人

图片 1

文/后夏夕颜

最近开始对友谊和人际交往更明白了些。

-1-

性格使然,从小到大,我似乎很容易认识新朋友——是否容易忘记老朋友另说。准确的讲,很容易和陌生人搭讪——我仍然是单身狗的反面教材——估计是颜值使然——这是后话。

撩妹共有四重境界。

朋友圈,朋友圈,既然是个圈子,里里外外总是人来人往。总有人不停的涌进来,也总有人不停的挤出去。电话、短信、微博,到现在,想知道她或他最近干了啥,已经简化到不需要言语,默默看看圈子便可知。

第一重,初见已是无人应,顾盼一次是后年。最初级的撩妹,在互相问好之后就再也没了音讯,最后那句晚安成为离别的悼词。


第二重,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等级稍微高一些的撩妹,已经开始主动寻找话题。却是断断续续,有灵感就开撩,没灵感就撤退。

前不久,大学同学来长沙创业,公司急需招聘新人,四年同窗,自然是能帮就帮。言语间得知此职位能力、背景、素质、学历皆是可商量之条件,唯独有一点,老同学再三强调——一定要是你认识的人。嗯,我认识的人。“知根知底嘛!”

第三重,天涯相逢偏恨晚,从此世上无知音。此种境界已经算得上高手。他会主动调查,根据对方所熟悉的领域来切入。于是两人一拍即合,惺惺相惜。

就这一个先决条件把我难到了。想说,我认识的,都是同事。真的,有那么一瞬间,我感觉到很不好意思,很丢脸,很想拿块豆腐把自己砸死。来长沙小有五年了,圈子之狭窄。。。不知如何化解这尴尬,“啊,那个,你是知道的嘛,大学研究生甚至工作都不在湖南,回长沙后圈子也窄,真没认识什么人了。。。”

第四重,调戏打骂相成趣,君温酒来妾抚琴。这样的大师,其知识面之广博,以及对心理学研究之深刻,都是世间少有。可谓是剑未出鞘,光芒就已经亮翻全场。所以只要他出手,结果至少是一场约炮。

——活该你是单身狗!

大春的功力很显然在第四重。


-2-

回家后以此为契机,认真的看了我的通讯录,呃,800+的电话,打来打去,接来接去,只有我妈,我自己换号都没通知人,又何须对此有抱怨呢?再者,有了朋友圈,短信只用来接收各类广告,电话,打得最多的除了我妈就是滴滴司机了。

大春是我的大学室友,实打实的东北汉子,却长着一张人畜无害的脸,像进京考试的江南书生。

直到整理朋友圈,才惊觉我确实天天在圈里混,却已经离开朋友太久了。诺大的朋友圈,和大家渐行渐远。到现在,评论了,不知道说啥,点赞了,略显的矫情。许久不联系的,也真就疏远了,到最后,发现联系起来竟然无所适从瞻前顾后了。

大春是出名的情圣。刚来学校的时候,私底下发誓,要在大学四年完成二十人斩,大家尊称他长沙炮王。

并没有急于通过点赞挽回点什么。你正在经历的每一个过程,你正在驻足的每一个城市,总有这样那样的人从身旁经过,微笑,驻足,点头。认识一场也是缘分,他日在某处相见,虽未在键盘间冰冷的点赞,但可以实地来个温暖的相拥。当然,还有那些点不点赞都在的人,不多,用恶俗的话表达我的感受,人生得一知己,足矣。

他不负众望,大一刚结束,已经换了七个女朋友。

最近换工作岗位了,审计。女孩子,尤其是单身女性不适合工作排名之首吧。北京上海长沙,还有我出生的那个小城,那个被我笑称18线城市的家乡,算来算去,不长不短的人生,也只在这四个城市驻足,时间或长或短。接下来的生活颇具挑战,上班的交通工具主要是高铁和飞机,不断的在各个城市停留。所以,如果,即使我们做不了圈里的点赞之交,如果有幸经过你的城市,且你正好在——可能我不知道你现在的手机号码,但我绝对有你的微信——如果可以,不要觉得我很唐突,在周末,或是晚上的咖啡厅,聊聊也好。

2008年秋天,我们大二。

想起很多次分别时说的再见,又想起最后一次爸爸送我离开时的火车月台,很多时候,我们说再见,就真的再也不见了,很多时候,我们疏于联系,最后连点赞之交都不是了。

一天晚上,他偷偷摸摸拉住我:“后夏,你陪我去趟医院吧。”

我瞥了他一眼:“情圣身体不行了?”

他不好意思地摸摸头:“你别笑我,其实我是去割包皮。”

我大惊:“那你之前?”

他回答:“没有过。”

后来我们回来,大春两腿张开,正面朝上趟在床上,像个翻不过身的乌龟。

他严肃地看着我:“后夏,你们是不是都觉得我花心?”

我点点头,心想:我看你能吐出什么象牙来。

他叹了一口气:“其实我不是花心,我是在寻找爱情。”

我佯装鄙视:“找毛线爱情,交往女人那么多还是处的,不如去找鸡。”

他欲言又止:“哎。不该跟你说的,你不懂爱情。”

我反问他:“你懂爱情么?”

他愣了一下,慢慢说:“我也不懂。”于是抬头看着外面。

窗户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了,外面高楼成为黑影,像智障一样站着观望。

-3-

大春刚从病床上起来,又交往了一个女朋友。大家早就习惯了,没有多说什么。

姑娘叫冬菊,在和几个男人吃烧烤的时候,她腼腆着自我介绍了一番。

我站起来伸出手:“冬菊你好,我叫夏雪。”

大春用力给我一拳:“滚你丫的,大嫂你都想碰?”

冬菊低着头,脸一直红到耳朵根。不等我反应过来,她已经一路小跑逃掉了。大春急忙追了过去。大家面面相觑,不知道怎么办。

阿俊说:“完了,这清纯妹多半以为我们是流氓。”

我从没见过大春脸上慌张的样子,顿时手足无措,酒醒了一大半:“难道二货大春真爱上这傻姑娘了?”

阿俊一脸严肃:“不能,没有人能比大春更风流。”

其他人纷纷点头赞许。

而接下来便传出了噩耗。九月份的时候,大春和冬菊一起去了大理。

再一次一起喝酒的时候,大春对冬菊说:“亲爱的冬菊,我要跟你一起去所有我们想去的地方。”

大家目瞪口呆。街上几条狗汪汪汪地叫着。

2009年元旦,他们去了哈尔滨。

新年的时候,他们去了西安。

再一个长假,他们去了稻城。

后来的几乎每次长假,大春和冬菊都会一起去一个以前从没去过的地方。

阿俊说:“这叫策马奔腾。我早看出这两人有福气,以后一定子孙遍地。”

大春和冬菊策马奔腾了整整一年。就在大家以为大春从此改邪归正,要吊死在冬菊这棵树上的时候,他却在某个夏天又悄无声息地换了女朋友。

那段时间大家都拼命搞学习,虽然对此事稍感意外,但也没人问过。

去他妈的大春,去他妈的女人,考研才是正事啊啊啊!

-4-

2010年,我考研失败,于是拉着大春等一帮狐朋狗友喝酒。

没多久,一堆人喝得四仰八叉。我看着大春身边坐着的姑娘,突然想起那个叫冬菊的女生。

我迷迷糊糊地问:“大春,冬菊怎么样了,你们还联系吗?”

大春摆了摆手:“什么冬菊?你喝多了。”

我觉得没趣,就提议大家散了,各自回去睡觉。

女生们走了,大春把我拉到一旁,四处观望:“我告诉你一件事,你别张扬。”

我不耐烦地挣扎了一下:“你说。”

大春低声说:“冬菊怀孕了。”

我大惊失色:“什么时候的事?”

大春凑到我耳朵边:“那天在凤凰的酒吧里,我和冬菊喝多了。两个人干柴烈火就干了一仗,啥措施都没有,回来就发现中奖了。我觉得有能力照顾她,就劝她生下来,她不肯,就和我分手了。最后我给了她五千块钱。”

我抹了把脸:“活该,那么单纯一姑娘,就这样被你糟蹋了。”

大春说:“也不能这么说,其实很早我就知道,我们分开是必然的。我想努力赚钱,以后让她留在家里,她坚持想搞自己的事业。我想去游乐园,她想去爬山。我早餐想吃鸡蛋饼,她却想吃小笼包。这些我都可以顺着她,唯独孩子不能打。”

我没好气地说:“孩子没了以后再生呗,都这么年轻,干嘛如此固执。”

他叹一口气:“我一直觉得只有与婚姻和家庭绑定起来,爱情才会牢固,要不然都是空谈。她现在拒绝我,我怕她以后也拒绝我。与其在付出更多感情后分手,还不如现在做一个了断。”

“以前我不知道爱情是什么,所以我想虚心向这个世界学习。人虚心的时候,气质就会变得弱势起来,而弱势会勾起人的占有欲。所以以前那些女孩子,都是她们主动追的我,当我发现她们身上没有我想要的爱情,自然就离开了。”

“而遇到冬菊,让我知道,我从来都不想当一个弱势的人。冬菊腼腆,单纯得像一条崭新的内裤,这种感觉太美妙了。但是当她反抗我,我才慢慢开始不喜欢她。是冬菊让我知道了,爱就是要占有。”

“……”

后来我忍不住,便睡着了。只记得大春断断续续跟我说了很久。

对啊,说了很久,像一个梦一样长。这是大春的梦,也是我的梦。

不过在大春的梦里,冬菊带着一个孩子,站在村头的杂货店里朝着他招手。

在我的梦里,辅导员老师拿着一套礼服,站在我向往的大学门口朝着我招手。

也是屠夫的梦,一头头猪自己洗干净身体,排着队跳进锅里。

也是所有人的梦。

如果爱情就是占有,那互撩就是试探,在一起就是各为利益,分手的借口总是不合适。

你我都是屠夫,大春也是屠夫,屠夫谈什么爱情。

-5-

多少年过去了,当年那帮人还有很好的交情。

可能现在的大学生不会理解。因为当年的校园,没有这么多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幸好我没有生活在现在这个时代。

后来同学聚餐,大春像他年轻时候想要的那样,开着大奔,攥着最新版的苹果手机就来了。

大家一如既往地喝醉,像十年前那样。

我抢过他手机,一下子看到上面有个企鹅图标。

我一下子乐呵了:“大春,你还在玩QQ啊。我看看里面都有哪些人。”

大春摆摆手:“没啥好看的。”

我点开企鹅软件,发现里面有个分组,二十多人,组名叫“前女友们”。我点了进去,赫然发现第一个人ID叫“冬天的菊花”。

我看了看大春。他点点头。

我点进那人的空间,第一条是几张女人和小孩子的照片。不知怎么,那女人,我一看知道是冬菊。

大春在下面评论:哈哈,你家小子长得还跟我挺像。

冬天的菊花回复:哈哈。

哈哈,哈哈。

哈哈,你最后还是没能拥有我。像丢失了其他二十多个女人那样丢失了我。

哈哈,你最后还是记得我的样子。像记得其他二十多个女人那样记得我的样子。

哈哈,曾经我们肢体相连,以为灵魂也可以浸泡在一起。即使还在联系,却早已各奔东西。

是呀,谁的互撩不是在演。一个演坚强,一个演脆弱。一个演薄情,一个演凄惨。一个演万里无一,一个演爱情至上。

说起底陷入点赞之交,最后连点赞之交都不是了。若是成功,就是爱情。若是失败,就是青春。所有人都是屠夫,所有人也都是嗷嗷待宰的那些猪。

所有人都在做一场大梦,只不过有时候猪在梦里成了人,有时候人在梦里活成猪。

这就是岁月的杰作。

哈哈,你家小子长得还跟我挺像。

哈哈,是啊。

“如果当初你认真一点,他会和你更像。”

本文由明仕msyz手机版发布于宠物-蜂鸟摄影论坛,转载请注明出处:说起底陷入点赞之交,最后连点赞之交都不是了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