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产品最无知且饥渴的客商,为顾客做产品

首先,必须要先向张小龙表达敬意,很多思考都是非常纯粹的,而且至少目前以我的眼光来看,很有洞察力的。

这真的是一个终极命题,太容易引起争执了。

先整理了前三个观点:

直接抛我的观点。

1: 简单即美

做一个产品,你最重要的问题不是“谁要用我的产品”而是“用户用我的产品做什么”。所以关注的点就不是你的用户是什么样的,而是这些用户的这个行为是什么样的。

2: 像上帝那样了解人性

太多产品把这句话深深地烙印进你的脑子了,就是“关注我的用户”,这句话听起来不错,关注我的目标用户有什么不对,但是你真的去这么做,你会发现你要关注的就太多了,你真的要去了解用户的真实感受,你要看他怎么吃饭,怎么睡觉,周末怎么玩儿的。那你关注的东西就无穷无尽,而且很容易就走偏了,没有找到你产品的核心价值,而浪费了很多资源和时间,去做很多别的竞品做好的东西。你的用户肯定也有社交需求吧,你需要再做一个微信吗?

3:群体和个体

每个产品都只有专注于核心的点。哪怕微信这种包罗万千的产品,核心的点也就只有一个:尽可能轻便的即时通讯。

做产品最无知且即可的用户(上)

你不需要去过多研究这类用户的各种行为。你只关注你替他提供解决方案的这个首要行为。你产品所有主打的点,所有资源的倾斜,全是往这个点而去。他做这个行为的每一个步骤,每一个影响因素,每一个选择,以及做出这个选择时扮演的角色,这些是你需要深度的去研究的。

图片具体地址:

除此之外他的生活,对我们产品设计的影响很小。

做产品最无知且即可的用户结构图(上)

你选择一个人群,这个只是你在产品规划之初的第一个选择。最终,你还是要去想,我能为他们完成哪一个特定的任务?

文中我觉得最精彩的观点:

而且越专注于首要任务,你的产品就越容易让大家产生一种我在驾驭这个产品的感觉,用户会忽略你的产品,而只知道他的功能。比如你说百度一下啊,意思是搜索一下,而没有想到百度。他们就自然成了你的忠实用户,他们在做某件事情的时候,下意识就是你。但是当你功能多变,一会儿主打这个,一会儿主打那个,用户反而会对你失去定位和认知。

1 - 最原始+最简单,才能直达本质,而不纠结于微创新。###

比如:对于APP而言,点击,左右滑动,上下拉动,摇晃,这些都是非常原始的动作,是用户不用学习不用记忆,就自然而然会做的动作。

比如:贪嗔痴的驱动,马斯洛需求几个层次的驱动,都是人性的原始的驱动。不需要你去奖励他就会去追求,你阻拦他他会和你急的驱动。

在这样的驱动下,用简单直接的交互就能完成任务的产品,一定是极好的产品。

比如微信的摇一摇,美颜相机的一键美化,手绘功能。

2- 规则越简单,用户才越能与之共同演化,创造出惊人的产品结果。###

如微信本身,如漂流瓶,如直播,如B站弹幕

文中有几个我不认同的地方,摘录如下:

1 - 在讲到产品关键是要做“爽,好玩”的体验,而不是只考虑逻辑和实用时:

有一次我在一个聚会,来了好几个女生,我跟她们说装一个微信吧,她们问为什么。我说装微信可以免费发短信、发图片,省了彩信的钱;还可以直接说话,连打字都不需要。这几个女孩没有一个有兴趣,很奇怪地看着我,问:“我为什么要用这个东西?”然后我现场给她们演示了一下,说你看附近有很多美女,我可以跟她们直接打招呼,这些人立马两眼放光,一个个拿出手机让我帮她们装。我当时都很震撼,这两个差别会这么大。我承认我当时对人了解太少了,但是真实的结果就是这样子的。

这一段的事实是可能的,然而结论我并不认同。

我更认为是,一般用户是很难将功能和逻辑对于 到底和自己有什么关系比较难以直接联系起来,因此听到你介绍的时候会无感。

但是,当你说清楚具体在什么场景下可以起到什么作用的时候,对方马上理解,于是感兴趣了。

2 - 讲到韩寒不玩微博:

实际上微博是构筑另一个自我的地方,就像我们平时在生活里通过各种行为来构建一个自我。那里面爆出来很多人心的缺陷,一个内心强大的人是不需要写微博的,比如韩寒不写微博。韩寒前两天写了一篇文章,他说他为什么不写微博的原因,我当时说了一句话:韩寒对微博的用户心理分析得这么清晰,他要不做互联网产品是中国互联网事业的一大损失。

可是韩寒后来还是写微博了,而且和徐静蕾的互动还一时风头无两。

想看原文戳这里:

http://www.tmtpost.com/497929.html

本文由明仕msyz手机版发布于宠物-蜂鸟摄影论坛,转载请注明出处:做产品最无知且饥渴的客商,为顾客做产品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